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用“底盘”的升级换代为数字化转型打下坚实基础

金融科技大家谈

用“底盘”的升级换代为数字化转型打下坚实基础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3-03-06 07:27

□记者 胡杨

在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金融行业“上云”进程不断加速。2021年,我国金融云市场规模达到394亿元,预计未来4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8.6%,本土金融云市场规模有望在2025年突破千亿元。

作为金融领域数字化转型的标杆企业,招行又一次走在了云建设的前列。随着借记卡账户、信用卡客户、对公账户以及总分行所有应用系统全部迁移至云上,招行正式成为前7家中国系统重要性银行中首家实现“全面上云”的银行。而基于2.35亿行代码的编写,招行的账户结构和应用结构更是得到了全面重构,云平台整体可用性达到99.999%。可以说,“数字招行”底盘的升级换代,为招行深入推进数字化转型打下了坚实基础。

为什么要“全面上云”?如何实现无感“上云”?后“全面上云”时代做什么?近日,招行首席信息官江朝阳接受《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专访,分享了其在“数字招行”建设过程中的经验与思考。

云是招行数字化战略的核心

2022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将“加快金融领域数字化转型”列入重点行业数字化转型提升工程,旨在优化管理体系和服务模式,提高金融服务业的品质与效益。

云,正是招行数字化战略的核心。在江朝阳看来,招行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对于科技基础设施也不断产生着新的需求。招行整个基础技术底盘是否要升级换代?这成为摆在招行发展前路上一个不能绕开的问题。

云具备开放的特征,其背后是全行业通过开源的模式在驱动,云使得基础设施架构整体非常扁平,云本身也倡导共享文化,云还可以带来敏捷、扁平、开放、共享,这些特性恰恰是招行希望在自身科技体系中落地和实现的,加之云是技术发展的大势,这些共同构成招行选择通过先进的私有云来重构科技体系的原因。

江朝阳介绍,总体来看,招行“云转型”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5年-2019年,招行花费了比较长的时间来建设私有云平台。尽管还不完美,但这个云平台已经可以承载比较重要的应用系统“上云”。2019年底,招行决定,接下来用3年时间把自身的科技体系全部搬到云上。

2020年初,招行全面启动了“上云”工程,也就是“云转型”的第二阶段。同年1月,招行启动了主机“上云”工作,并于12月完成核心账务主体功能在新金融交易云上的投产。2022年6月24日,完成招行所有借记卡账目数据、客户数据的“上云”;9月7日,完成招行信用卡客户所有业务的“上云”;12月5日,完成对公主要业务的“上云”;2022年底,完成主机“上云”。

而开放系统“上云”则是招行“云转型”的另一重要部分,这块传统的基于开放平台集中式架构上的系统迁移“上云”工作启动更早——2019年5月,招行完成首个总行应用的“上云”,并以此“打前站”来验证云平台能否承载开放系统的全面“上云”。考虑到验证结果比较正面,2020年1月,招行全面启动了开放系统“上云”,其间不乏一些重要的里程碑事件——2022年9月22日,招行完成服务亿级客户的手机银行整体“上云”。2022年9月27日和29日,招行分别完成了分行所有系统、总行所有系统的“上云”工作,整个开放系统的“上云”宣告完成。

招行开放系统的体量规模巨大,同时应用了很多新技术,因此原生云平台建设的复杂度也非常高。据了解,招行开放系统“上云”涉及总分行共计2220多个系统,原生云规模包括20万容器、10万虚机、16P云项目数据,每天承载各类请求交易量300亿次。

多措并举保证无感“上云”

“上云”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尤其对银行业来说,基于金融业务的重要性、金融交易规则的复杂度,信息系统支持银行业务的要求也极高,一分钱都不能出错。

为此,在主机“上云”的3年时间里,招行陆续投入了3000余名科技人员。此外,还有400名业务人员提供支持。主机“上云”被拆分为30多个工作、业务、数据板块,按照3年时间来详细计划和持续推进。整个主机“上云”过程中,完成投产量超过6000次,涉及项目数量3500多个,100%自研,实现了借记卡、信用卡和批发客户的无感“上云”,“上云”过程非常平稳,没有出现重大事故,业务连续性依然保持在99.999%。

事实上,保障海量数据与客户隐私安全是各行各业实施“上云”的最重要前提,这不仅是一个合规问题,更关系到企业的稳健经营和长远发展。

为此,除组织和管理好3000余名项目参与人员外,在项目开发过程中,招行也按照非常严谨的软件工程要求来推进开发工作,包括代码编写、组织测试、安排投产、迁移落地、灰度发布等,都进行了非常精细的设计,然后逐渐切换,通过一系列措施来缓释风险。早年切换平台,很多银行采取的是在几点几分停止服务,用一段时间依次切换系统和数据。这种模式对于招行这种大规模体量的工程就不可操作了,招行把整个“上云”分解为一系列项目,每一个项目都是用灰度的方式逐渐把客户数据迁移过去。

为了满足账务迁移“上云”的高要求,招行信用卡特别设计了“跟账机制”。在新系统开发完之后,老系统还在跑,招行把老系统的那些交易“灌”到新系统里,让新系统也跑一遍,跑完以后看账务结果是否一致,招行把这个过程叫作“跟账”。通过覆盖一定时间的跟账,结果证明处理账务的逻辑没有问题,而其他问题就在发现中解决,解决后再检视,最终所有系统都采用灰度的方式去发布。

实际上,这种及时发现问题的能力,是保证“全面上云”安全性和稳定性的“定海神针”。招行认为,不一定第一时间精准定位,但一定要把问题所在的小范围圈定好,确定可能产生故障的是哪几个系统。云上处置事故的逻辑是切换,只要把出问题那个隔离掉即可。针对基础设施和运营,招行开发了比较全面的监控系统,取名为“北斗”,它使指令在贯穿所有处理模块的时候,每个处理模块的痕迹都能记录下来。发现问题时,招行能通过“北斗”实现精准定位,比如说客户的一个请求,后面有10个系统来服务,究竟是哪个系统出现问题,“北斗”可以定位出来。

正视“上云”工程的价值

在数字化愈演愈烈、云计算技术应用日渐成熟、国家对金融机构信息技术应用创新要求日益提高等背景下,不少头部银行的“上云”工程都开展得如火如荼。但要强调的是,云只是工具和“底座”,它可以使业务开发上线的效率更高、更经济,可以支持更多的人,具备更高的弹性。

一直以来,招行的数字化转型进程都是按照“五化”逐步演进的,即线上化、数据化、智能化、平台化、生态化,并将继续沿着“五化”的方向来规划招行数字化的未来。而云作为“五化”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底座”,可以使“五化”进展得更快。

江朝阳预计,“全面上云”后,招行将具备更强的科技能力来支持业务发展。招行的零售业务数字化转型起步较早,发展相对成熟,但其他板块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投金和资管,将是科技未来要重点投入的方向,应全面提升业务领域的整体数字化水平,更多地用科技手段来支持业务,提升业务处理和服务效率。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