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数字金融加快赋能数字经济

数字金融加快赋能数字经济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11-21 08:51

□欧阳日辉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是实现经济现代化的战略路径,是推动中国式现代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数字经济提升经济发展整体效能

从全球经济竞争的角度,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是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先机,是全球未来的发展方向,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有利于推动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从国内经济发展的角度,数字经济具有高创新性、强渗透性、广覆盖性,不仅是新的经济增长点,而且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的支点,可以延伸产业链条,畅通国内外经济循环。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有利于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利于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我国拥有发展数字经济的坚实基础和优势。我国网民数量世界第一,截至2022年6月达10.51亿,互联网普及率提升到74.4%。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从2012年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45.5万亿元,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二,数字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由21.6%提升至39.8%,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在新型工业化领域,工业互联网已经在45个国民经济大类中得到应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持续深化,截至2022年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55.3%,数字化研发工具的普及率达74.7%。智能制造“点—线—面”大规模推广,1700多座世界级的智能工厂和数字化车间相继落成。数字技术在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的渗透率不断提升,智慧农业、智慧农机关键技术攻关和创新应用研究不断加强,产品溯源、智能灌溉、智能温室、精准施肥等智慧农业新模式得到广泛推广。

产业数字化助力实现共同富裕

数字经济激活社会发展活力、推动产业深度融合、促进区域均衡发展,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途径。数字经济的创新驱动效应、协同效应、网络外部性和共享性特征,既为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也为均衡发展提供了共享机制,可以助力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近年来,数字政府、数字惠民服务、数字乡村建设、网络教育成效显著,推动公共服务更加普惠均等,让数字经济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数字经济发展给年轻社会群体带来了创业型就业的新方向、新场景,出现了物流配送人员、带货主播、民宿管家等大量门槛低、需求量大、工作方式灵活的新就业岗位。比如,直播电商逐步成为农产品销售的新渠道和农民增收的“新路子”,越来越多的农户、商家通过短视频、直播来宣传和推介优质农产品。2021年,全国淘宝村、淘宝镇电商从业人员达360万人,全国农村网商、网店达1632.5万家。数字经济通过产业链价值链整合以及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提高了市场可达性,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通过技术扩散和知识外溢,促进人力资本的积累,为欠发达地区提供新的发展机遇和实现追赶的契机,使落后地区实现“蛙跳式”发展。我国政府正在积极部署,解决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使用不充分的问题,推动数字技术深入赋能农村经济各个领域与环节,不断缩小城乡差距、缩小数字鸿沟,数字经济将助力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数字经济时代下的数字金融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加强和完善现代金融监管,强化金融稳定保障体系。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形态是数字金融,数字金融要锚定中国式现代化的本质要求,完善金融支持创新体系。数字金融创新发展必须支持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改进小微企业和“三农”金融供给,提升新市民金融服务水平。

根据党的二十大对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部署,数字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一方面,数字金融通过数字技术和数据要素双轮驱动,构建风险投资、银行信贷、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全方位多层次的金融支持服务体系,为加快建设世界一流企业提供支撑,助力培育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现代金融企业。另一方面,大力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更好地缓解金融排斥,提高金融普惠性,全面提升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使用度、有效性以及可承受性。

加快发展数字经济的路径

过去十年,我国深入实施数字经济发展战略,数字经济已经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加快发展数字经济,需要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促进我国互联网平台健康发展。互联网平台是数字经济主要的组织形式,发展数字经济离不开一批有竞争力的互联网平台,如何发展好、运用好、治理好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全球各国普遍关注的共同议题。发展互联网平台必须坚持发展与规范并重,推动数字平台服务人民、服务国家战略、服务中小企业。规范发展产业数字金融平台和消费数字金融平台,促进金融数字化转型。

第二,加快建设数据要素配置体系。挖掘数据价值潜力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当前重点工作:一是深化政务数据跨层级、跨地域、跨部门有序共享,推动基础公共数据安全有序开放;二是加快培育数据流通的中介服务机构,鼓励市场力量挖掘商业数据价值,探索建立多层次数据要素交易市场;三是建立健全数据要素基础制度,强化高质量数据要素供给,调动行业协会、科研院所、企业等多方参与数据价值开发,创新数据要素开发利用机制。

第三,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实体企业运用数字技术实现数字化转型,还存在“不会转”“不能转”“不敢转”的实际困难。要进一步发展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积极探索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建设。既要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谋划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更要重视解决中小企业数字化发展的困难。金融企业要充分利用技术和数据资源,建立新型金融生态,推动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第四,有效拓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鼓励互联网平台“走出去”。鼓励互联网平台与国外友好城市实现点对点合作,先行先试,探索构建互利共赢的国际经贸规则,推动数字技术创新应用,实现创新成果普惠共享。加大力度支持符合条件的银行保险机构在境外中资企业集中有序地发展,通过在海外设立网点机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交易、专门服务中国企业的外贸业务等方式,为海外中国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支持平台企业数字产品与服务“走出去”。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