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海外> 加速缩表 美房地产提前“入冬”

加速缩表 美房地产提前“入冬”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19 08:16

□记者 樊融杰

9月以来,美联储加速缩减资产负债表(以下简称“缩表”),从此前的每月上限475亿美元的缩表步伐快速攀升至每月上限950亿美元。多位专家表示,美联储加速缩表将推升美国债券的长端利率,同时对美国房地产市场产生抑制作用。

提升长端收益

6月起,美联储正式启动缩表进程。从6月至8月,以每月上限475亿美元的步伐缩表,包含300亿美元的美债、175亿美元的机构债务和MBS(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而从9月1日开始,美债、机构债务和MBS的缩减规模上限翻倍,每月缩表规模上限也对应提升至950亿美元。

中诚信评级国际业务评级总监张婷婷对记者表示,从作用机制上看,由于缩表为数量型工具,无法直接锚定利率,因此更多是通过改变证券的供需来影响利率。美联储缩表会导致国债需求减少,进而推升利率。缩表的作用集中在长端利率上,对于长端利率的影响比加息更为直接,但是在实际效果上,长端利率受到经济增长、通胀预期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传导效果通常弱于加息。当前美国通胀居高不下,中期选举临近,美联储在加息基础上快步缩表,向市场传递强有力的紧缩信号,提高市场对中期利率的预期,进而对长端收益率带来推升作用。

惠誉评级全球首席经济师布莱恩·库尔顿对记者表示,缩表将通过增加市场上美国国债的供应,推高长期利率。从技术上讲,缩表提高了长期利率和短期利率未来预期路径之间的“期限溢价”。缩表还将推高抵押贷款利率,因为美联储持有的MBS资产正在减少。

美房地产提前“入冬”

9月13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份CPI同比上涨8.3%。为给40年来最热的通胀降温,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措施正引起市场情绪波动,市场对美国经济进入衰退期的担忧攀升。而加速缩表更可能让美国的房地产等行业提前“入冬”。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记者表示,加速缩表对房地产和汽车行业所受到的影响会比较直接。对地产来说,加速缩表以及加息对房屋销售具有抑制作用。同时,加息缩表会增加汽车购买的额外成本,从而抑制居民部门对汽车的购买力。如果美联储主动卖出MBS同时配合加息来抑制通胀,那么其将直接影响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流动性,进而导致地产销售短期内显著下滑,最终导致其对建筑、家具、家电以及生活必需品等行业产生间接影响。

“除金融行业外,加速缩表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房地产行业。随着美联储减持MBS,美国抵押贷款利率正在急剧上升,市场的住房需求正在减弱。”布莱恩·库尔顿表示。

张婷婷表示,随着加息深化,下半年美国经济面临的压力还将增加,在控制通胀和保增长之间取得平衡是美联储需要面临的政策难题,下半年美国将难以避免“数据弱、政策紧”的局面。总体来看,在加息周期下,2022年美国经济增长乏力,后续增长主要取决于通胀水平、加息步伐以及劳动力市场情况等。

程实也认为,当加息和缩表的影响逐步显现,居民购买力的下滑最终将迫使美国陷入经济衰退。相关模型显示,美国经济明年二季度陷入衰退的概率均值为35%。这意味着2023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经济陷入温和衰退还是深度衰退当前仍取决于供给侧因素。

对中国影响有限

中金公司在近期研报指出,当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仍然较高距离正常化“任重而道远”。如果假设当美联储资产规模占美国GDP比例为20%时是一个合理水平,那么按照当前每月950亿美元的缩表速度需要约3年多的时间,即持续到2025年末。与此同时,在高通胀的压力下,全球的“紧缩竞赛”仍在继续,短期也难以看到明显逆转,这都会导致全球“便宜钱”继续减少。

美联储紧缩的货币政策对全球多个经济体将产生强大的溢出效应,从9月开始的美联储加速缩表又将对中国经济产生哪些影响?

程实表示,对全球市场来说,加息缩表的影响将集中体现在新兴市场(除中国外)。一方面,新兴市场内部需要通过加息应对全球通胀的溢出效应;另一方面,欧美先后加息导致的资本外流对新兴市场经济恢复和持续增长已经产生了明显压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多数新兴国家已经追随欧美步伐先后启动加息,提早的加息意味着可以留给新兴市场更多的政策空间以应对全球通胀和欧美央行政策的不确定性影响。

对于中国,程实认为,美联储加速缩表对中国经济的实质性影响有限。一方面,中国的整体通胀水平比较健康,这意味着中国货币及财政政策仍有发力空间,受美联储政策收紧的牵制力较小。另一方面,当前影响中国经济主要的因素仍来自内部。进入今年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压力将边际缓释。中国经济增速企稳与美联储强势缩表的溢出效应将在一定程度有所对冲。

张婷婷认为,从中美的货币政策来看,由于两国的经济基本面、政策空间不同,中美货币政策经历了从共振走向分化的过程,中国的货币政策将坚持“以我为主”。与日本、欧盟国家相比,中国对能源进口的依赖性较低,消费者价格更为稳定,货币政策操作更关注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目前,除日本以外,世界主要央行跟随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而中国货币政策依然保持稳健,仍有宽松空间。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较大、国际收支维持顺差、国内金融维持稳定的能力较强。总体来看,虽然美联储缩表对于国际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构成一定扰动,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在中国经济有望边际向好、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缩表对于中国市场的影响或相对有限。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