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史> 【人物春秋】“保联”话剧团里的女一号(三)

【人物春秋】“保联”话剧团里的女一号(三)

——记新四军女战士、军事文化战线功臣周繁琍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16 10:30

□林振荣

1947年9月,中共闽浙赣区委采纳阮英平(任闽浙赣省委常委、军事部长)的建议,同意在宁德洋中芹屿村九斗丘成立中共闽东地委,下辖宁德、福安、周(墩)政(和)屏(南)等县委以及古(田)罗(源)林(森)中心县委,阮英平兼任中共闽东城市工作委员会书记。闽东重新燃起熊熊的革命烈火,相继打下洋中、七都、赤溪、虎贝等乡公所,在很短的时间内异军突起。

但1948年2月后,阮英平却突然没有了音信。可能遇害的消息传到了华东前线,粟裕、叶飞、陶勇等昔日战友纷纷落下了眼泪,陷入深深的悲恸中,他们无法相信,与他们分别不久的战友会遭遇不测。粟裕在悲伤之余,愤慨地表示:“一定要血债血还,攻下福建之后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缉拿凶手归案。”

1949年8月,当叶飞率领大军解放福建后,立即下令公安部门,一定要把阮英平失踪的案件查个水落石出,不查出结果决不罢休。经一年多时间的多方调查,宁德洋中大窝村的范起洪有重大作案嫌疑。公安部门立即对其进行了审讯,终于查清了范起洪等三个歹徒谋财害命的滔天罪行。阮英平遭遇土匪偷袭而壮烈牺牲,年仅35岁。如果不是发生这出悲剧,1955年第一次军队授衔,按他同级别战友的情况比对应该授予中将。

名将之花凋零,战地情歌只唱了三年就戛然而止,周础(本名周繁琍)心有不甘,有说不出的痛,只能全身心地投入革命工作,抚养幼子。她的宣传动员工作能力出众,而且很要强,她参加过新四军的多次战斗和三年解放战争洗礼,新中国成立后从军队转业,先后辗转在上海华东局,江苏南京市委、市民政局、区统战部工作。

周础在1950年8月当选上海市民主妇女联合会执委的合影。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年仅26岁的年轻母亲要独立抚养一对儿女,要兼顾事业与家庭,将来的日子怎么过?组织上和同志们都关心她,劝她再婚。周础思前想后很长时间,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完整的家庭环境,她再婚了。可惜这位心里总怀念着阮英平的烈士遗孀未能重建美满家庭,相反日子越过越糟,创伤越弄越深,终于弄到不得不离婚的地步……

1959年周础奉调赴北京,重新回到军队编制机构工作,参与筹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让她能够抛却烦恼,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从此她为我党和军队博物馆事业奉献了后半生。

革命斗争中用鲜血凝成的战友情义高于天,时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的开国上将叶飞夫妇在千里之外听说了老战友阮英平遗孀周础的生活状况,1962年1月,叶飞在北京一所大杂院里找到了周础,提出要将其15岁的儿子朝阳带到福建抚养求学。为了儿子的学业,周础答应了。于是,她晚间回家神情凝重地对儿子说:“妈妈今天有话对你讲。”年仅15岁的朝阳很纳闷:发生什么事呢?妈妈可从没这么严肃过。这位憔悴的母亲望着儿子,仿佛在思考该从何说起,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我要告诉你,你的亲生父亲叫阮英平,是福建人,在你出生不久就牺牲了。”她拿出一本革命回忆录,指着其中一篇文章继续说,“这一篇写的就是你父亲。”第一次听闻,朝阳惊异:“我的爸爸叫阮英平?他早已牺牲了?”他看看母亲,只见母亲那一向刚毅的脸上流露着深深的哀伤,眼睛里噙满泪水。他茫然地拿起母亲指给他的文章读了一遍,文章最后有母亲的亲笔字,写着妻子对丈夫的回忆与怀念,还写着“儿子,永远不要忘记你的父亲”。朝阳失眠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有这样一段身世,第二天,朝阳对母亲说:“我愿意去。”几天后,阮朝阳跟着叶飞和好多叔叔,踏上了南行的旅程。叶飞与夫人王于耕将阮朝阳视如己出,收为养子,关爱备至,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宽松与快乐,周础思念儿子,经常打电话,按月寄钱给儿子。1965年夏天,朝阳高中毕业,紧张的高考结束了,叶飞夫妇专门让人把还在北京的阮朝阳的姐姐接过来,带他俩回了一趟闽东老家去认祖归根。这是朝阳平生第一次回老家,在那里,他得知父亲阮英平颇负盛名,家乡的村子已更名为“英平大队”。那天,所有的乡亲都闻讯赶来了!乡亲们一定要“看看阮英平的孩子”,姐弟俩被围得水泄不通。第一次踏上家乡的土地,踏上埋葬着父亲忠骨的青山,朝阳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阮朝阳如愿以偿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核电测试专业,姐姐阮寒阳任职于北京公安部门。阮朝阳大学毕业成为海军舰队的一员,在海浪中保家卫国。王于耕妈妈又热心地为他张罗婚姻大事,将叶飞战友钟期光将军的女儿介绍给朝阳。阮朝阳没有辜负叶飞夫妇的期望,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学习,刻苦钻研,从一名普通参谋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高级将领,担任了解放军原总装备部综合计划部少将部长。1999年,他在《解放军文艺》发表了散文《我的两个爸爸》,缅怀了两位父亲英雄的一生。

周础手抄的笔记册。

晚年的周础,数十年如一日,不懈地抄录、整理有关阮英平生前的革命斗争史料,抄录成4册,近40万字,其中10万余字是她80岁以后抄录的。她撰写的《永久的怀念——忆英平》一文,编入由叶飞与曾志主编的《风展红旗》(第五辑),1985年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以表达对战地革命伴侣的思念。2008年12月,经过与儿女共同努力,记录阮英平生平的《阮英平传》一书正式出版。

2013年9月24日至25日,宁德福安市,屏南县先后举行纪念阮英平烈士诞辰100周年、新四军六团北上抗日75周年活动。陈毅元帅之子陈丹淮,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叶飞之女叶葳葳、叶小楠,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张鼎丞之子张泰山,国务院原副总理邓子恢之女邓小燕,粟裕大将之子粟戎生等部分老一辈革命家后代和福建省、宁德市领导参加了活动。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福建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会长逢立左出席纪念座谈会并讲话。24日上午,与会嘉宾一同观看了《闽东之子——阮英平》文献纪录片。

军博筹建功臣,第一任政委

1958年9月12日,中央军委第155次会议做出筹建军事博物馆决定,确定了军事博物馆筹备委员会人员组成名单。周础就是1959年第一批抽调的建馆老同志,从此把爱国情、强国志、报国行自觉融入党的军队历史文化建设事业,抢救革命文物,追寻红色记忆,赓续红色血脉,为国家博物馆的成长奉献了后半生。

军博一开始就着力打造人民军队的一号形象工程。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在原定的“中国军事博物馆”的名称上,添加了“革命”和“人民”两词,获军委会议正式通过。总政治部向全军发出通知,筹建军博要“全军动手”,“有宝献宝,无宝献计”。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率先垂范,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带头捐出自己珍藏多年的“一级红星奖章”,贺龙亲自督战找到了红军长征时仅存的一门山炮,邓小平亲自批示,将我军珍贵的历史文物“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钢印调归军博展出。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