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头条>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人民的召唤】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人民的召唤】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07 08:05

□记者 于晗

今年3月4日,半导体石英制品龙头企业北京凯德石英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交所上市,经大家资产持续跟进和攻关,大家人寿成为战略投资者之一和唯一参与的保险机构。这也是险资首次参与北交所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

“打响险资战配第一枪,在行业起到了引领带头作用,这显示了近两年集团的整改成效,公司经营越发稳健、越发市场化。”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家保险”)相关人士向《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如是说。

3年前,大家保险正式成立。在银保监会指导下,大家保险一手“抓整改”、一手“抓经营”,坚定回归保险本源,推动业务经营不断迈上新台阶。

作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一个典型样本,大家保险“焕新”的背后是金融监管部门坚决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鲜明体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一批重大隐患被“精准拆弹”,金融资产盲目扩张趋势得到根本扭转,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明显提升。

金融风险逐步收敛

由于各种历史原因,我国金融机构经历了一段快速扩张、盲目加杠杆的膨胀时期,乱集资、乱设机构、乱办金融业务问题一度十分严重。“一系列金融风险背后存在大股东违规控制金融机构、规避监管的行为,这是金融风险的重要来源。”浙商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冯毅表示。

2017年以来,按照防风险治乱象补短板的要求,银行业保险业坚决清理整顿脱实向虚、以钱炒钱活动,金融生态逐步好转,银行保险领域的野蛮生长现象得到遏制。

针对不同的金融机构、不同的风险状况,金融监管部门坚持“一司一策”“一行一策”,“对症下药”化解风险。以安邦集团风险处置为例,金融监管部门坚持法治化、市场化原则处置风险,接管初期,即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决策机制和运作流程。一手抓经营稳定,一手抓刑事侦查,最大限度挽回损失、消除影响。

对于高风险中小银行保险机构,金融监管部门则结合实际情况,采取破产清算、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处置。一位监管人士认为,这确保了机构在风险处置过程中实现平稳过渡,向好发展。“例如,批准中原银行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以及焦作中旅银行,这标志着城商行风险化解取得阶段性进展。”今年7月,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法规部主任綦相出席国新办发布会时表示。

“治病救人,最终的目的是让其恢复正常的机体功能。”在安邦集团的风险处置过程中,徐敬惠担任过接管工作组副组长,将来自行业的80多位专家组成专家团,花费了半年时间,系统评估公司整体经营水平,弥补经营漏洞,健全了所有规章制度,全力确保公司保持正常运行。

徐敬惠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银保监会始终把维护消费者权益放在首位,让风险机构维持业务正常开展,及时阻断了风险敞口的扩大,让资产负债表及时得到改善。“相关处置中没发生一起投诉事件,社会反响良好。”徐敬惠说。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北京金融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郭华表示,从控制金融风险及其次生风险和防止衍生新的金融风险层面来看,近年来,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风险从发散逐步转为收敛,金融生态已逐步好转。

“银行业保险业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措施在维护金融稳定和保障金融安全方面取得了决定性成就。”郭华指出。

严监管氛围基本形成

法治化、制度化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

十年来,银保监会制定和修改法律规章70余部,金融法治建设取得重大成效,依法监管能力明显提高,严监管氛围基本形成。

在郭华看来,目前,金融监管部门构建起了“两治”“一保”的规章制度体系,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整治金融乱象方面效果良好。“两治”是指整治非金融机构影响金融秩序的外在非法金融乱象、整治金融机构本身经营的内在乱象。“一保”则是指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郭华认为,推行“两治”“一保”体现了监管部门治理金融乱象观念的变化。这表明整治金融乱象不仅需要惩治和专项治理,更需要通过保护来达到目的。走出了单纯治理和专项打击的思路,转化为治理是手段和保护是目的的治理能力现代化思维,对于维护金融业长期稳定具有重要的价值。

以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为例,2018年,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出台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自资管新规发布以来,资管行业在打破刚兑、压降通道和嵌套业务等方面成效显著,行业发展呈现出脱虚向实、回归本源的新特征。”兴银理财固定收益投资部一位投资经理向记者表示。

基于此,近年来,金融监管部门还在不断细化资管领域的具体实施细则,包括出台现金管理新规、销售管理新规、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等。“种种举措完善了行业配套制度,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了理财业务的可操作性。”前述兴银理财人士指出。

为防范和遏制大股东违法违规产生金融乱象,近年来,金融监管部门亦从强化监管制度入手,出台《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监管评估办法(试行)》以及《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等,持续完善银行保险机构股东股权相关规范。

在冯毅看来,银行保险机构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最终还是要依靠自身的良好体制机制运行,而公司治理是其中关键环节。相关监管制度的完善,旨在从严加强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监管,完善公司治理,这对于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过去十年间,依法监管的能力大幅提升,监管力度持续加大。数据显示,累计处罚银行保险机构1.6万家次,处罚责任人员2.1万人次,行政执法的透明度、规范化水平不断提高。

谨防新型风险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上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但必须看到,当前一些新的金融风险依旧较为突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仍不可掉以轻心。

一位监管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部分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仍存在缺陷,中小金融机构问题较为突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信贷领域风险尚未充分暴露;金融科技风险隐患犹存;新型金融诈骗防范仍存在一系列难点。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指出,目前国内经济从宏观到微观都遭遇内外多重因素超预期冲击,银行金融机构面临的经营环境较为复杂。因此,需要持之以恒加强风险防范化解工作,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稳固金融体系。

“一方面,随着经济下行压力映射到金融领域,银行信用风险可能加大。另一方面,由于实施了贷款延期等政策,操作当中可能难以判断企业的经营是面临着短期流动性的挑战,还是经营受到根本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的真实风险水平可能无法充分暴露。”日前,原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参加公开论坛时表示。

尚福林建议,一方面,银行要继续做实资产分类,摸清风险底数,充分暴露不良资产,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坚决打击逃废债行为,维护区域信用环境和金融秩序;另一方面,要依靠深化中小金融机构改革,以改革手段破解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从根本上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郭华建议,对银行业机构而言,要养成风险伴随金融的意识,科学地确定风险偏好并设立合规底线,不以任何借口突破底线。积极通过金融科技的智能化形成覆盖各种重要风险节点的风险控制指标体系,并以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作为出发点,提升金融服务质量,不断培育新的金融消费者和拓宽金融消费领域,从而提升金融信誉和效益。

人民银行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要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统筹做好经济发展和风险防范工作,保持金融体系总体稳定,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