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业观察> 【平安证券】银行行业深度报告-商业银行中间业务专题: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平安证券】银行行业深度报告-商业银行中间业务专题: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05 18:27

中间业务将成为银行构筑第二增长曲线的重要支撑。随着国内外银行业资本监管的不断趋严,以规模扩张为主的重资产模式面临的约束愈发明显。同时,随着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融资结构的调整,传统利息收入增长面临着更多挑战,平安证券认为未来如何更好地拓展中间业务将会成为银行构筑第二增长曲线的关键所在。

现状:去伪存真,大中型银行优势凸显。从国内主流银行中间业务的发展情况来看,近年来受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但贡献度受行业监管和口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占比不增反降,截至21年末,行业中间业务对营收的贡献比重在15%左右,考虑整体非息贡献占比近20%,与海外银行相比依然存在不少差距(国外大型银行非息占比普遍长期保持在40%以上)。个体方面,大中型银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更强,中收表现更为优异。从21年年报来看,上市银行中收排名靠前的依次为招行、平安、兴业,占比分别达到28.5%、19.5%、19.3%。

海外经验:资本市场业务成为中收助推器。通过比较四家美国大型银行与国内的中间业务发展情况能够看到,其更高的中收占比主要源自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以及投行等与资本市场高度相关的业务板块。平安证券认为这一方面受益于美国混业经营的制度环境和活跃的资本市场,另一方面,各家银行极大的战略资源倾斜也十分重要,能够提升各板块的业务能力,最终得以实现业务联动和共赢,以摩根大通为例,其资管、投行板块均处行业前十水平,专业能力优势突出。而对于国内银行而言,虽然当前制度环境的约束仍在,但从长期来看直融占比提升以及资本市场发展趋势明确,这就要求国内银行适时提前布局,提升子板块专业能力,把握变革中的机遇。

展望:把握改革红利,财管+资管+投行三轮驱动。1)财富管理:行业长期转型关键,渠道力争先。在该赛道平安证券看好渠道力领先的银行,目前招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在持续服务能力、精细化服务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等多个方面优势显著,能够更好地匹配客户需求。2)资产管理:后资管新规时代竞争加剧,差异化制胜。银行理财逐步完成存量整改和净值化转型,目前正重新步入正轨,市场份额仍具引领优势,同时理财子公司运营机制的改善为未来发展打下良好基础。但行业竞争也在不断加剧,我们认为商业银行亟需提升投资管理能力尤其是拓宽管理边界,寻求差异化的发展。3)投行:顺应资本市场改革,品牌决定竞争力。银行的品牌效应将极大依托于其同业整合能力,以兴业为例,依托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和对同业客户的多年深耕经验构筑“投行生态圈”,通过平台化战略不断增强用户黏性,进一步确立在同业资金结算、财富管理、资产流转等方面的优势。

风险提示:1)经济下行导致行业资产质量压力超预期抬升。2)利率下行导致行业息差收窄超预期。3)房企现金流压力加大引发信用风险抬升。

中间业务将成为银行构筑第二增长曲线的重要支撑

随着国内外银行业资本监管的不断趋严,以规模扩张为主的重资产模式面临的约束愈发明显。平安证券对目前ROE水平下的风险加权资产(RWA)增速上限进行了静态测算,在假设分红率为30%的情况下,2021年商业银行9.6%的平均ROE能够支撑6.7%的RWA增速同时使得资本充足率水平维持稳定。需要注意的是,测算并没有考虑资本监管要求以及ROE的动态变化,从过去几年来看,行业整体资本监管不断趋严,与此同时,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行业整体的ROE水平呈现下行趋势,可以预见未来以规模扩张为主的重资产模式面临的约束愈发明显。

从银行个体的测算情况来看,能够看到大多数商业银行RWA实际增速与内生增速上限偏离度较大,表明其内生资本补充能力无法匹配其RWA扩张速度,需要更多依赖外部资本补充方式,仅有少部分银行实现了内生增长。

中间业务将成为银行构筑第二增长曲线以及实现轻资本经营的重要支撑。银行的中间业务来源丰富,从传统的支付结算到近几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财富管理都是银行中间业务的组成部分。相较于利息收入,中间业务对资本金的占用较少,因此更有利于银行实现轻资本及内生增长的目标,同时,随着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融资结构的调整,传统利息收入增长面临着更多挑战,我们认为未来如何更好地拓展中间业务将会成为银行构筑第二增长曲线的关键所在。

而从国内主流银行中间业务的发展情况来看,近年来受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但贡献度受行业监管和口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占比不增反降,截至21年末,行业中间业务对营收的贡献比重在15%左右,考虑整体非息贡献占比近20%,与海外银行相比依然存在不少差距(国外大型银行中收占比普遍长期保持在40%以上)。

现状:去伪存真,大中型银行优势凸显

平安证券认为发展中间业务是银行优化资本使用效率、寻求更为轻资本发展模式的重要途径,过去十年,银行业高度重视中间业务的拓展,在2010-2016年期间行业中收占营收比重不断提升,但其中仍然包含部分占用资本的传统表内业务。伴随银行业监管的不断趋严,在资管新规、收费整治、减费让利等政策及会计准则变化的影响下,近年来行业整体中间业务收入增速有所放缓,占比较往期水平略有下降,2021年主要上市银行中间收入占比为14.7%,但我们认为这更客观地反映出中间业务的本质和银行的轻资本能力,有望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从发展现状来看,绝大多数银行的中收占比较2016年均有所下降,少数银行表现相对平稳。分机构来看,股份行中收占比最高,2021年中收占营收比重为19.1%,其次是大行、城商行、农商行,占比分别为13.2%、11.2%、6.8%,我们认为区域型银行主要由于业务范围和金融牌照制约,而股份行和大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更强,因此中收表现更佳。

1.1 现状:去伪存真,强监管促进中间业务良性发展

纵观过去十年我国银行业中间业务的发展,平安证券认为大致能够以2017年为分界岭分为两个阶段:

1)2017年以前,随着行业转型发展脚步加快,银行对中间业务收入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与此同时服务模式加速创新,推动中收保持较快增长,占营收比重于16年末提升至20.9%,为近年来最高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缺乏系统性地监管,当时银行的中收存在着不少“灰色”业务,并非真正意义上中间业务,这也为17年之后的强监管埋下了伏笔。

2)2017年后,自“三三四十”专项治理行动之后,银行中间业务得到了整治和规范,包括乱收费、息转费、隐性刚兑等问题逐步暴露,行业中间业务的发展步入调整期,中收对营收的贡献度逐年走低,而2020年随着监管要求对银行卡手续费收入的分期收入进行还原,中收占营收比重进一步降低。以上市主要大中型银行为口径测算,21年末行业中收占比较17年下降6.2个百分点至14.7%。从过去几年监管的方向来看,很大程度将原来处于灰色地带的业务从中间业务的范畴中剥离出来,去伪存真,使得当前的口径能够更好地反映银行中间业务的发展能力和水平。其中,除20年对信用卡分期收入确认的调整仅影响会计口径之外,其他监管新规的落地均对相关业务带来了深远的影响。通过拆分手续费收入结构能够发现,2017年以来以投资咨询、代理理财、托管为代表的创新型中间业务的表现出现大幅波动甚至较长时间的负增长。以下对受监管政策影响较大的这些业务具体展开分析。

如需阅读详细全文,请通过下方链接获取。

https://mp.weixin.qq.com/s/b7G0UjJ2T6Yq24O0REdsrA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