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业观察> 银行大零售谋变

银行大零售谋变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05 16:51

“十四五”规划纲要强调,要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目前,我国正步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国内消费市场潜力巨大,“轻资本”“弱周期”的零售业务重要性凸显。

零售转型正成为银行的重要战略和发展重心。Wind数据统计,2021年6月末,41家A股上市银行个人存款额度已占到总存款余额的45.34%;个人贷款及垫款占贷款余额比例亦超过4成。

从2021年中报来看,目前银行零售转型分化明显。从个人贷款排名前25位的上市银行来看,个贷规模超过万亿元的银行共13家,为6家国有大行和7家股份制银行。不同规模的银行在零售转型时的路径选择及发展问题亦不同。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报建议,未来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要考虑将零售业务从规模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增长,细分普惠、绿色、科技零售等多领域的零售战略;中小银行则要制定符合自身经营情况和发展特色的零售战略,追求“小而美”为目标,做出零售特色。

业务占比近半

Wind数据统计,从存款业务来看,2021年6月末,41家A股上市银行个人存款总额68.95万亿元,银行存款总额152.10万亿元,个人存款占比达到45.34%。从贷款业务看,2021年6月末,41家A股上市银行个人贷款及垫款为5.15万亿元,贷款余额共计12.60万亿元,个人贷款及垫款占比约为40.90%。

2021年,我国上市银行普遍发力零售业务,多家银行将零售业务定为重点发展战略。

国有大行方面,工商银行2021年持续推进“第一个人金融银行”战略,截至2021年6月末,个人金融资产规模16.6万亿元,再创历史新高,其中个人存款12.49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8266.24亿元,增长7.1%,个人存款日均余额超11万亿元;个人非保本理财产品1.88万亿元,个人贷款75758.03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605.24亿元,增长6.5%。

建设银行推进零售优先战略,2021年以来,数字化经营模式更加成熟,创新升级“云工作室+企业微信”,长尾客户直营体系取得突破。个人存款快速增长。2021年6月末,该行境内个人存款余额11.17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888.79亿元,增幅9.71%。

股份行方面,2021年是平安银行推进新三年战略转型升级的关键之年。在2021年上半年,该行零售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9%,零售业务净利润同比增长46.3%。截至2021年6月末,“口袋银行” APP注册用户数突破1.2亿户 ;管理零售客户资产(AUM)29820.11亿元,较年初增长13.6%;个人存款余额7340.86亿元,较年初增长7.2%。

从盈利能力来看,邮储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2021年上半年的零售业务营收和税前利润占比均超过50%。

其中,招商银行2021年上半年零售金融业务税前利润400.50亿元,同比增长20.57%;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892.46亿元,同比增长15.01%,占本公司营业收入的57.49%,其中,零售净利息收入567.74亿元,同比增长9.64%,占零售营业收入的63.62%;零售非利息净收入324.72亿元,同比增长25.78%,占零售营业收入的36.38%,占本公司非利息净收入的55.20%。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认为:“现在银行都在进行零售转型,这是非常明确的方向,但具备的条件和所碰到的困难是有差异的。”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报显示,目前零售转型分化明显,零售大行规模和营收遥遥领先。从个人贷款排名前25位的上市银行来看,个贷规模超过万亿元的银行共13家,为六大行和7家股份制银行,处于第一梯队;华夏银行、光大银行等为第二阶梯;城商行、农商行中个贷规模较大的北京银行和渝农商行,与头部银行的规模差距较大,属于第三梯队。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零售转型真正获得成功的银行实际数量有限,转型成功的标准之一是零售业务比重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整体来看,目前银行零售业务在全行业务占比上升,但从部分机构来看,占比提升幅度比较有限,只是量变而非质变。”

针对零售转型,大行与中小行目前面对的问题不同。例如,零售转型需要金融科技支撑,零售大行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并非小银行可比拟。比如,有的零售大行一年用于金融科技的资金达到上百亿元,而某农商行一年投资到金融科技的费用仅有2亿元。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资金基本只能保运营,不能开拓新技术。

有的银行为支持零售业务拓展大量扩招队伍,实现零售业务营收较大幅度增长,采取的是重零售模式;有的银行采取线上加线下模式,发挥线下优势,不让网点成为历史包袱,同时布局线上。

赵锡军认为:“银行零售业务转型,是人才竞争、技术竞争,是新科技能力、开发能力的竞争。大行来看综合实力较强,员工、网点数量均较多,投入到科研方面资金量大,在平台、APP、系统、数据库、风控模型方面建设更具优势,中小行独自开发相关系统存在难度,需要利用好政府及同盟、第三方的力量,做好金融科技,争取赢在区域市场。”

董希淼表示,对中小银行来说,人才培养、科技基础都有一些差距,中小银行应秉持开放银行理念,开展跨界合作,融入金融生态,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实现双赢、多赢。如加强与金融科技公司以及社交、电商、娱乐、旅游、生活服务类企业合作,加强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融入金融与非金融场景,快速拓展客户群,提升客户体验。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要把打鱼的本事学过来。与之同时,要识别场景风险的可控性,依据自身能力进行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不少实力雄厚的银行纷纷打造大零售概念,实现私人银行、财富管理、信用卡等相互联动,但中小银行多数不具备打造大平台的能力。

董希淼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农商行可依靠省联社搭建的大平台获得支持。我们曾讨论省联社改革,模式之一是将省联社改制成省农商联合银行,进而探索成立科技公司、理财公司,从而发挥‘小法人、大平台’的作用。相比单个农商行,省联社平台建设、服务提供等具有规模效应,‘性价比’要高很多。另外,目前不可小觑农村地区理财市场,农民理财意识正在逐步增强。同样,城商行也要具备抱团取暖的意识。”

“目前,不少地方政府正在建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中小银行应加快融入政府公共管理、社会治理体系,在提供服务同时依法合规地获取部分数据,同时加大投入打造好本地生态圈。从调研中了解,部分中小银行虽然规模不大,但依靠当地大数据平台,数字化零售业务发展得很好,不良率也较低。”董希淼表示。

从大银行来看,某股份银行零售部门负责人表示:“未来,银行机构在零售业务方面多数会面临整合的过程,包括内部资源整合、流程整合,均会有较大调整。”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报建议,未来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要考虑将零售业务从规模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增长,细分普惠、绿色、科技零售等多领域的零售战略,将零售营收和税前利润占比提升至50%或以上,巩固基础客群,拓展中高端客群,挖掘长尾客群;中小银行则要提高对零售业务的重视度,制定符合自身经营情况和发展特色的零售战略,分阶段、渐进式实现零售转型,回归业务本源,下沉服务重心,以追求“小而美”为目标,做出零售特色。

从监管来看,赵锡军认为:“零售转型是非常明确的方向,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引导银行向零售行业转型,要发挥科技作用,让技术唱主角,管理部门应充分意识到要正确引导、鼓励银行技术突破和技术应用,建立有效的检测方式及流程,排查漏洞及风险,给予一定优惠政策,并具备一定容忍度。同时,应给予中小银行更多参与创新的机会。”

(来源:中国经营网)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