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打通乡村数字金融堵点

打通乡村数字金融堵点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8-29 09:30

□记者 苏洁

今年初以来,关于数字乡村发展的政策陆续出台:今年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推进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强调,“要加快补齐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金融服务短板,有序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要求以数字技术赋能农村普惠金融,让金融产品和服务更好地走进农村、服务农民,推动广大农民群众共享发展成果;《2022年数字乡村发展工作要点》提出,到2022年底,数字乡村建设取得新的更大进展,数字技术有力支撑农业基本盘更加稳固,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持续推进,5G网络实现重点乡镇和部分重点行政村覆盖,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超过60%。

李月敏/制图

数字乡村建设需要技术赋能,对于金融业来说,如何更好地借助技术推动乡村振兴?针对农村中小银行在数字普惠与乡村振兴金融服务中遇到的难题以及提出相应的发展路径,日前,由教育部高等学校农经教指委农村金融学教研组、中国农村发展学会农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办,福建农林大学承办的第十六届中国农村金融发展论坛上,金融机构负责人、金融业专家、学者,围绕“数字普惠与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发表了个人见解。

挑战大于机遇

“数字时代对传统农村金融来说,挑战大于机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一语道破农村数字金融发展痛点。陈道富指出,“机遇在于,数字化对从事‘三农’领域的金融机构来说,将获得更大的资产空间和价值。但遗憾的是,农村金融机构在迎接数字时代时面临很大的障碍——高投入和边际成本,但金融机构如果不进行数字化转型,将意味着失去数字化这一市场和相关客户。”

陈道富认为,对于中小传统金融机构来说,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将自己的能力体系建设好,将其转化为自己的优势,有待于时间探索。“数字化冲击下,中小银行需要寻找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发力农村区域农业,‘三农’领域的金融业务,说明大家公认是有业务空间和发展价值的”。

中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副行长江涛认为,金融科技赋能主要包括将农业科技和金融科技融入农村。金融供给把科技跟金融结合在一起,通过数字化手段来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风险防范能力,通过弥合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来提升金融服务的便利性和精准性。“比如,我们在福建省龙岩市武平县开展了林业金融区块链融资服务平台的建设,运用区块链技术来实现林权数据还有林农档案的共享,以及信贷业务的线上申请办理。”江涛介绍。

青岛大学党委书记、教授胡金焱指出,目前农村金融发展信息不对称,大多数人缺乏信用史,没有经验数据,所以农户的诚信很难判断,因此,如何去控制风险,值得深思。“金融科技快速发展,金融科技创新、风险聚集、监管是当下农村数字金融发展的三大重点。要发展普惠金融最终要依靠数字普惠金融来实现,因为在传统金融体系下,若没有数字化的加持,我们在收集信息、降低交易成本等方面都很困难。利用互联网数字技术,就能大大降低金融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成本,从而解决信息不对称,提高融资效率,还能够帮助做到有效的风险防范。”胡金焱说。

北京工商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张正平表示,当前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有两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第一,大行业务下沉挤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生存空间,让原本就面临数字化转型压力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面临更大的压力。第二,在数字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必然趋势,然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却因为自身资金实力、人员结构等原因面临着较大的困难,目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农村中小银行几乎输在了起跑线上,需要政府包括监管机构统筹考虑,尤其是将省联社改革、中小银行改制合并等举措纳入农村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的整体规划中。

数字技术要与产业融合

胡金焱认为,要真正实现农村数字普惠金融,要过三个阶段:第一是技术层面上的风险。第二是金融科技引发的潜在的风险,包括数据泄露、技术失控、算法问题等。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可能引发新的金融风险,因为网络本身互相的依赖度提高,将有可能导致网络风险。第三是外包风险,即金融企业需要科技企业赋能,两者之间是“共缺”,即双方都只知道自己的领域该如何做,因此两者之间要结合。

福建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张永良指出,数字技术与产业融合程度有待加强。金融科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农村地区尤为突出。因此,全面推进普惠金融数字化转型,实现数据化、智能化、生态化,是有效弥合城乡之间数字鸿沟、提升金融服务便利性和覆盖率的必由之路之路。

张永良介绍,福建农信也在加快数据化转型的发展步伐。比如在完善服务渠道、推动产业升级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尝试。在服务渠道上,福建农信通过推动营业网点普惠金融服务点转型升级,完善了手机银行、微信银行、掌上银行功能,提升了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在客户体验上,福建农信加强金融科技与数据化技术应用,因地制宜地打造惠农利民产品,构建了综合产品服务体系,有效地解决了农民贷款难题,为金融支持金融主体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数字支撑。

张正平指出,提高农村金融市场竞争的方向值得肯定,但要关注由此带来的潜在风险,尤其是可能的过度竞争、不良竞争,要以有力推动农村数字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为判定标准,进一步优化农村金融市场竞争政策,引导各类银行错位发展,良性竞争。大部分农村中小银行需要借助外力来完成数字化转型,省联社、大行或大型金融科技公司是可以借助的外力,如何在风险可控、符合规则的前提下通过合作推进其数字化转型,仍有待研究。

破解人才匮乏难题

目前互联网在农村地区的发展还有一些“缺陷”,比如说互联网宽带的覆盖面、网民占比、金融信用体系建设等。所以数字化技术如何整合,如何设计产品,如何符合风险承担能力、风险意愿等等都是问题。

如何跨越数字鸿沟?胡金焱表示,农村地区对数字化大多数没有深刻的认识,大量的农民掌握不了数字化知识,所以也用不了工具,因此农村的数字化程度相对较低。“要解决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必须与乡村振兴结合起来。数字普惠金融要助推乡村振兴,在乡村振兴中实现数字普惠金融真正落户农村,产业振兴是关键,人才振兴是支撑,文化振兴是基础,生态振兴是条件,组织振兴是保障。通过这五大振兴,才能让数字普惠金融真正落地”。

张永良指出,当前农村“空心化”问题严重,基层乡村普遍存在引不进人、留不住人的难题。因此,破解乡村金融人才匮乏问题也成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金融指导员、乡村振兴指导员、科技特派员等乡村振兴人才之间的大融合,可以打造乡村振兴的人才高地,实现融资加融技有机结合,协同推进乡村发展、乡村建设和乡村治理。我们也期待与相关高校与学术机构深化合作,一并为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贡献力量。”张永良说。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