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绿金> 绿色金融创新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必要手段(上)

绿色金融创新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必要手段(上)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3-01-19 08:17

□蓝虹

生物多样性危机正在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和经济系统

目前,生物多样性危机已经引起全球关注。生物多样性是生物及其与环境形成的生态复合体以及与此相关的各种生态过程的总和,由遗传(基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三个层次组成。遗传(基因)多样性是指生物体内决定性状的遗传因子及其组合的多样性。物种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在物种上的表现形式,也是生物多样性的关键,它既体现了生物之间及环境之间的复杂关系,又体现了生物资源的丰富性。生态系统多样性是指生物圈内生境、生物群落和生态过程的多样性。

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活动不断破坏森林、草地、湿地和其他重要的生态系统,导致生态环境退化,人类福祉因此受到威胁。总体来说,人类已经显著改变了地球75%的无冰地表,污染了大多数海洋并导致85%的湿地丧失,这些改变和破坏直接干扰了原有的生态系统,造成不同层面的生物多样性损失。根据INCU等机构的整理与统计,人类目前面临的生物多样性危机可从物种多样性、生态系统多样性和基因多样性三个层次度量减少和损坏现状。2019年发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显示,目前全球物种灭绝速度比过去1000万年的平均值高数十倍至数百倍,在地球上大约800万个动植物物种中有多达100万个面临灭绝威胁,其中许多物种将在未来数十年内消失。

生物多样性的减少和损失,正通过直接或间接途径给人类带来严重不利影响,生物多样性丧失已不单纯是环境问题,更是发展、经济、全球安全和道德伦理问题。所以,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自己。生物多样性确保我们获得食物、纤维、水、能源、药物和其他遗传物质,并且在调节气候、净化水质、减少污染、授粉、管控洪涝和风暴潮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除此之外,大自然支撑着人类健康的众多方面,并且在非物质层面帮助人类汲取灵感和知识、积累身心体验并形成身份认同,而这些非物质层面的作用也是生活品质和文化完整性的核心所在。生物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基础,如果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必然会对人类、社会和大自然产生极大的影响及危害。

生物多样性是一种巨大而不可或缺的自生式固定资产,生物多样性的损失也意味着人类正在损失其无可替代的固定资产。正如英国剑桥大学的帕萨·达斯古普塔(Partha Dasgupta)所言,“试图过多干预大自然,她会习惯性地进行反击。我们应该永远记住,我们不了解大自然,她太复杂了。毕竟大自然已经经过了43亿年的演化,而我们人类只有区区20万年的历史”。

绿色金融创新是解决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必要手段

资金是长期以来困扰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问题,也是联合国制定的爱知目标(2011-2020年的生物多样性目标)未能完全实现的一个重要原因。相关报告显示,全球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每年所需投资约为4400亿美元。但根据经合组织(OECD)核算,每年各类用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资金大约是900亿美元,每年的资金缺口高达3500亿美元。而且,在这约900亿美元的投资中,约678亿美元为各国的财政支出,约90亿美元为国际公共支出(如国际援助),两者占比85%以上。也就是说,金融提供的支持占比不到15%。

目前,各国财政在应对气候危机和疫情危机双层挑战时都面临沉重负担。财政资金不足已经是全球所有国家现在面临的困境,所以,希望仅仅依托财政的大幅度扩张来弥补生物多样性危机解决巨大资金缺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特别是对于大多数生物多样性极度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受经济发展水平和能力所限,要靠大幅度增加财政支出来弥补资金缺口,存在很大困难。所以,目前可行的解决方案,就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

2022年12月,经过两周的紧张谈判,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终于达成了昆明-蒙特利尔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框架协议要求到2030年从各种来源募集2000亿美元用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并要求到2025年将流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增加到每年至少200亿美元,到2030年增至每年300亿美元。但是,协议并没有说明,资金可以从哪里来。而且,发展中国家拥有全球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却缺少恢复生态系统、改革农业、渔业和林业实践以及保护受威胁物种的财政资源。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一份报告称,1970年至2018年间拉丁美洲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平均下降了94%,是全球降幅最大的地区。所以,资金来源还被赋予向发展中国家进行生态补偿的功能,以支持和鼓励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在这种情况下,绿色金融创新是解决生物多样性保护资金缺口的必要手段。各种绿色金融工具,例如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可以最大范围聚合资金支持生物多样性保护;绿色保险可以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项目和融资增信,提升其聚合资源和融资能力,促进项目落地实施;林业碳汇、湿地碳汇、海洋碳汇等跨区域跨国界交易,可以运用金融手段实现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生态补偿。

因为生物多样性保护之前一直是财政支持,大部分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商业模式还没有设计出来,导致其和金融机构对接困难,影响了金融机构参与度。但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商业模式是需要设计的,而其带来的新的融资困难和风险管理技术难度,也需要金融机构针对这一新的投资领域进行大胆创新。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经济学教授,绿色金融博士生导师;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绿色金融专家)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