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深读> 【深读】错位竞争——大行下沉与中小银行突围

【深读】错位竞争——大行下沉与中小银行突围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9-20 08:00

编者按:

中小银行接近社区、贴近客户,能第一时间发现市场需求。此外,由于业务相对聚焦在某一个或几个领域,中小银行也具备主业明确、业务和战略调整较为灵活等天然优势,这使中小银行通过差异化定位为实体经济提供差异化价值成为可能。本专题将探讨中小银行面对大行业务下沉时的优劣势及破题方向,建言中小银行高质量发展。


回归主责主业 中小银行“突围之道”

□记者 胡杨

市场融资需求有所萎缩、大行响应号召下沉业务……在此背景下,中小银行更需要主动出击,实现突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放眼全行业,一些头部中小银行已经探索出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路径,并以强大的战略定力和有效的落实执行让“错位竞争”“做小做散”“最大化发挥人缘地缘优势”不再流于口号。

面临双重经营压力

当前,市场需求不足以成为银行业信贷投放中的主要挑战。

鄞州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2021年下半年开始,受疫情影响,经济承压明显,个体户和微型企业纷纷压缩生产规模、降低融资杠杆以减少生产成本。实体企业主大多不看好目前的市场环境,今年以来,实体企业订单普遍下降30%,多数企业采取双休制度,开工不足;加之外部形势不明以及对原材料价格、人工工资、海运费等生产经营成本的波动走势预期不定,部分企业即使面对新增订单也不敢扩大再生产,整体投资偏好趋向保守谨慎。以当前制造业贷款信贷需求变化为例,企业主以稳定为主,减少投入以控制成本,货款回笼后还贷款,以降低财务成本。

在德勤中国银行业及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曾浩看来,企业融资需求萎缩,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更大。首先,中小银行业务及产品较为单一,高度依赖利息收入。2019年以来陆续出台结构性宽松货币政策、引导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银行业尤其是中小银行加大了对“三农”、小微的让利程度,银行自身收入受到较大影响。其次,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下,“三农”、小微经营难度加大,间接导致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倍增,陷入净息差收窄、不良资产上升及信贷需求不稳定等困境。

此外,大型银行经营下沉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加剧了中小银行的经营压力。据曾浩介绍,现阶段,每个县平均有多达9家银行展业。大行下沉丰富了“三农”、小微融资需求的选择,推动农村普惠金融快速发展,但也造成县域金融市场竞争激烈,中小银行优质客户流失。与中小银行相比,大行具有品牌优势、政策优势、资金优势,成本控制能力和金融科技水平也明显领先中小银行。

“做小做散”与“错位竞争”

多重考验下,中小银行正面临两难选择。但从实际经营表现来看,若能在更低层次与大行错位竞争,中小银行有望以更多长尾客户的增量来弥补流失的优质存量客户。

苏州银行的经营轨迹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考虑到苏州市中小微企业的工业总产值占比逐年增多,该行将“以小为美”“服务中小”作为自身的市场立足点,并从资源分配、组织保障、产品创新等方面给予全方位支持。国信证券研报显示,在资源分配上,苏州银行单列专项信贷计划,在分配信贷额度、资本等内部资源时,优先保障小微等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组织保障上,苏州银行在中小银行中率先启动事业部组织构架变革,2012年初就成立了人、财、物相对独立的小微金融事业部。同时,公司不断深化事业部制改革,建立独特的普惠金融垂直管理专营模式,通过单设普惠金融专业审批渠道、专设小微信贷特色机构、建立小微信贷优惠专项定价机制、单列小微信贷资源、差异化奖励考核等机制,确保普惠金融业务长效发展。产品创新上,2011年引入德国IPC微贷技术,持续优化业务流程,创新产品体系。

相比之下,部分农商行“做小做散”的姿态更明确。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瑞丰银行的公司类贷款客户中,有99.86%是中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246.51亿元,占该行公司贷款总额的98.62%。

针对长期困扰小微企业的“担保难”问题,2016年起,瑞丰银行就借助其在长期支农支小实践中积累的大量小微信贷数据,在推进大零售、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开始探索“企业信用库”模式建设,即对授信小微企业采用九大模型、25个正项、6个附加项以及12个否决项统一测评,对入库企业实施动态化管理,批量发放贷款,提高信贷效率。一家企业如果通过多维度、标准化的模型测评后,就统一纳入“企业信用库”,可给予足额的信用贷款。

通过推出企业信用库工程,发放信用贷款做大“分母”,瑞丰银行破解了区域担保链难题;同时,铺开信用贷款也使该行业务量和利润获得双增。据介绍,得益于“企业信用库”建设,该行曾实现“仅用16天时间就发放了36.77亿元支小再贷款”的成绩。

加快落实投管型村镇银行

面对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小银行应当服务再下沉,开辟新的客户市场,而村镇银行就成为部分机构进一步下沉的重要抓手。

以常熟银行为例,2019年,其获批设立投资管理型银行——兴福村镇银行。近两年内,常熟银行陆续控股村镇银行30家,位于江苏、湖北、云南、河南等地区,进一步打开了跨省域业务空间。截至2021年底,这些村镇银行合计为常熟银行贡献了20.82%的营业收入和16.77%的拨备前利润。

国信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常熟银行在与常熟市相邻的城乡接合且金融供给不充分地区设立4个普惠金融试验区,分别位于张家港、太仓、江阴、昆山。在试验区,常熟银行通过一支150余人的先锋普惠金融队伍,深入当地提供综合化全周期服务,让小微业务通过移动化工具下沉至县域乃至边远农村,发挥地缘优势,将小微服务渗透至国有大行力不从心之地,开展错位竞争。短短9个月后的2021年底,普惠金融试验区贷款余额就超过50亿元,贷款户数达到8000余户。

曾浩指出,2021年以来,监管部门陆续出台规定,规范地方性银行异地展业,主要目的在于引导中小银行专注满足本地“三农”、小微融资需求。农村中小银行应遵循银保监会的原则,信贷资金源于当地、用于当地、小额分散。中小银行回归主责主业,短期内的发展速度会降下来,但长期经营将会更加稳健、更可持续。

从另一个角度看,实力雄厚的中小银行对村镇银行的异地布局,也能助力村镇银行实现风险化解和稳健经营。今年3月,广州农商行获批增持北京门头沟珠江村镇银行8000万股股份,接下来还将分两个阶段完成对村镇银行合计2.5亿元的增资计划,目的正是助力村镇银行稳健经营,改善资本充足状况。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村镇银行是我国农村地区的社区银行,兼具商业性和政策性双重特点。下一步应加快落实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尤其是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要加快组建,更好地提升村镇银行规模化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对投资发展村镇银行意愿较强、措施到位、成效显著的城商行、农商行,应给予一定的激励。


相关链接:

【行家点评】中小银行经营挑战加大

记者观察:有效融资需稳住

【机构观点】错位经营,破局普惠金融之争

【机构观点】建立全方位风险防范机制

【机构观点】大行下沉优势明显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