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史> 【人物春秋】“保联”话剧团里的女一号(二)

【人物春秋】“保联”话剧团里的女一号(二)

——记新四军女战士、军事文化战线功臣周繁琍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8-26 08:22

□林振荣

前文:“保联”话剧团里的女一号(一)

周繁琍多才多艺,她还以“小琍子”的笔名在《保联》杂志第一卷第8期上发表过《奋斗》诗歌,展现青年人的革命激情。“小琍子”就像一只“夜莺”——精灵般的鸟儿,唱着清澈而简洁的歌,成为万马齐喑的租界,“退缩的六月的/最后的光线”,她的表演,她的歌声,充满着对自由世界的渴望。“保联”党支部考虑她年龄尚小,需要磨炼,但早已把她列入积极分子重点培养名单。

战地黄花分外香

1939年10月,“保联”党组织输送周繁琍到苏北革命根据地,化名周础,进入战地服务团,于1943年在新四军里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3年秋,在新四军一旅旅部宣教科工作的周础与时任政治部主任的阮英平结为战地伴侣。阮英平,1913年出生于福建福安下白石镇小山村的贫苦家庭,幼年丧父,进糕饼店当学徒,满师后进茶行谋生,1931年秘密入党,1933年参加了甘棠暴动,成为有勇有谋的红军战士,1935年夏,阮英平率队与叶飞会合,结成了一生的搭档,担任闽东红军独立师首长,打出了一片红色天地,闽东根据地成为南方八省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坚持斗争最成功的地区。抗战全面爆发后,叶飞与阮英平率1300多名闽东子弟改编为新四军老六团,任正副团长,北上抗日,阮英平赴延安学成归来后,征战沙场,战功卓著。

新婚伴侣来不及享受甜蜜生活,阮英平便怀着家国的责任,投入前线。只是残酷的战争不仅会损耗人的精神,更会耗费身体。在敌人监狱里的严刑拷打,以及多年来艰苦环境里的高强度作战,让阮英平患上了严重胃病,突发急性黄疸病,随着病情越来越重,已经无法正常站立,只得躺在床上。白天医生治疗,晚上妻子彻夜护理。此时,部队战斗频繁,为了安全起见,组织让阮英平夫妇随后勤部门行动。他们经常在夜里行军,有时一个晚上接连转移好几个宿营地。极度虚弱的阮英平被安排在担架上随军行动,但他不愿意,硬撑着从担架上下来,结果栽倒在地上。后来只能秘密陪送上海红十字医院接受治疗。在医生及妻子的精心护理下,几个月后阮英平的病才脱离危险。待恢复健康,阮英平就更加忘我地投入工作。

阮英平和周础二人婚后生育了一对儿女。每次接受任务率部队出发前,阮英平都会对妻子说,要有随时牺牲的思想准备。解放战争开始后,阮英平担任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一旅政委,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一师政委,搭档仍是叶飞,叶被称为“一号首长”,他则被称为“二号首长”,1946年夏,参加了苏中战役。

1946年底,阮英平奉命秘密潜回故乡福建开辟敌后战场。其实是为党中央筹划的第二次向敌后挺进作准备——1947年12月毛泽东提出组建东南野战军,配置6个纵队先行渡长江,直捣国统区腹地江皖闽浙赣,后来形势有变,计划未能执行。周础因没有出月子,孩子尚在襁褓中,战争环境无法随行。离别那天的情景刻骨铭心,已是过午两点多,正守着儿女休息的周础,突然听到轻轻地几下敲门声,“小琍子,小琍子……”原来是阮英平轻声呼唤她的小名,便起床打开了门。进门脱下大衣,阮英平带着歉意说:“为了配合革命形势的发展,领导上决定让我重回福建去,开辟敌后游击战争。我很快就要出发了”。

周础重重地点了点头。离别在即,阮英平抱起出生不到20天的儿子看了又看,亲了又亲,回头又逗引两岁多的女儿喊“爸爸”,父爱绵绵,舐犊情深。阮英平对女儿轻声地说,“等胜利后,爸爸就来接你们团聚”,随后又握着周础的手:“不要难过,干革命总要走南闯北的,为了党的事业,你要坚强地生活和工作。要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他还叮嘱:“万一有一方不幸牺牲,活着的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继续跟着党坚强地战斗。”周础眼噙热泪点头,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但还没等她开口,丈夫就转身出发了。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

阮英平乔装成商人,经山东、上海一路辗转秘密回到福州,去建立敌后根据地,为迎接福建解放做准备。经过多年烽火洗礼与熔铸,阮英平早已今非昔比,重返闽东的他决定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结合北方开辟解放区的工作方法,以宁德桃花溪、梅坑、华镜、洋中、虎贝等老根据地为立足点,恢复和发展党的基层组织,巩固和扩大游击武装队伍,发展生产并改善民生。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