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史> 【红色真容】红色金融铺路石——记大安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经理石志昂(二)

【红色真容】红色金融铺路石——记大安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经理石志昂(二)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6-24 08:42

□林振荣

隐身商界,为党筹集资金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英商会德丰洋行被接管,石志昂失业。上海形势日益恶化,日本特高课搜罗了抗日积极分子黑名单(大部分地下党领导人的名字都上榜)。日本特务和宪兵疯狂破坏地下党组织,逮捕抗日义士,禁止任何团体活动,不允许有3人以上的任何集会。中共中央为保护和培养敌占区干部,决定江苏省委机关及各区委负责干部先后撤离到新四军根据地去。

1942年9月,中共江苏省委在新四军军部附近泥沛湾的顾家圩子(今淮安市盱眙县黄花塘镇泥沛社区)筹备举办干部训练班,潜伏在上海的中共江苏省委及各系统地下党负责干部,除少数留下坚守的人员外,绝大多数撤到根据地参加整风学习。为了协助这些干部从上海安全撤退到根据地,江苏省委在淮南设立了义庄交通站作专门接待。省委派遣张承宗负责干部审查,石志昂(化名石榴)负责接待站的日常事务,担任秘密交通工作历时约3个月。在此期间,石志昂先后接送刘晓、刘宁一、张承宗等上海地下党的领导撤退。训练班分系统设4个支部共二百几十号人:一是省委领导和机关人员,一是工人界支部,另两个是学生支部和职业界支部。训练班主要是总结地下斗争经验,学习党的总路线和敌占区工作方针:中国革命以武装斗争为主,走农村包围城市,最后解放城市的道路;敌占区坚持“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16字方针,为将来配合人民军队解放上海做准备。通过学习,干部们的思想认识都有很大提高,明确了目标,增强了夺取胜利的信心。

合众营业股份有限公司广告。

交通站接待任务完成后,石志昂返回上海,党组织考虑他在“职救会”时接触面广,党员身份可能已经暴露,遂通过总经理郭雨东的关系,先应聘大安保险公司任职,旋即派往广东展业,担任大安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经理,虽然只是客串保险业隐蔽下来,但他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还是开拓了新局面,他以保险业务作身份掩护,在华南地区开展党的工作。

抗战胜利后,石志昂奉调重返上海。经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刘晓、刘长胜、刘少文审核挑选,安排石志昂与另两位同志在北京东路,以党的运营经费创建上海合众营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内由华中联络部副部长、优秀情报工作者徐雪寒单线联系。为提升公司知名度和得到必要保护,聘请金融界高层、上海银行业同业公会副主席、新华银行总经理王志莘挂名董事长。在外人眼里,石志昂俨然是个手能通天的成功商人。

1946年1月合众公司成立,石志昂任公司经理,顾一凡任副经理。公司经营进出口各项业务,很像一个大公司。开业以后,首先面临的问题还是资金短缺,党组织能提供的启动资金极其有限,必须寻找突破口,以小资本撬动大市场。石志昂经多方探询,了解到前苏联制造的新闻纸价格低廉,市场很热销,有意在上海代理推销,遂与苏驻沪商务办事处洽谈。对方表示如大批量订货,可预收小额订金,在一定周转期内付清余款。合众公司通过文化界进步人士与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及各家报社洽订了新闻纸张供销合同,确定了基本业务客户;同时利用各种途径手段,落实了接船、储仓、交货等环节,确保从接货到交货中各个环节的运转畅通,以便快速回笼资金。当时上海纸张用量大,是抢手货,合众公司很快占领了市场,用小本钱做了大买卖,为公司的良性运营奠定了基础。

大安产物保险公司材料。

智谋英勇 清廉正直

1946年秋,国民党当局在上海实行进出口贸易管制,对纸张等热门商品规定了配额。石志昂设法疏通关节,消除障碍,以正中书店、独立出版社(当时南京政府的喉舌)之名义,代合众公司进口前苏联纸张,让国民党人员为共产党办事,突破了配额限制。以后,公众公司的外贸业务范围逐步扩大,涉及电器、化工原料、汽车配件、西药等,生意越做越大。1947年秋,公众公司又新开“合众西药行”,除批零经营外,同时秘密承担向苏北解放区输送药品的任务。

为了特殊工作的需要,石志昂与魔鬼打交道,外表很像大老板样,出入各种社交场合,觥筹交错,周旋于社会名流、国民党政要、“青红帮”上层,甚至中统军统特务之间,灰皮红心,在错综复杂的商战环境中,为党筹集、赚取了大量资金。到1948年,受地下党掌控的经济实体——石志昂的合众公司、卢绪章的广大华行、谢寿天的东方贸易公司等,均发展成颇具知名度影响力的上海经贸机构。

这期间,石志昂经常往返沪港之间以贸易名义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在党内他还担任了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以老板身份作掩护,为党的事业筹集资金。石志昂在上海期间租住定西路1190弄礼义新村4号1楼,自己家庭生活却很节俭。据当年的邻居后来撰文回忆,石志昂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很有派头,但似乎不是很有钱,因为他不够时尚——与邻居处得很好,经常需要向在洋行做事的邻居“借”西装领带之类,翻翻行头,去参加各种公关活动。根本不了解他其实“掌握党产大财”,经常身无分文却从无贪污挪用。

1948年秋,上海金融市场一片狼藉,蒋经国挟令专程到上海打“老虎”,颁布《经济紧急处分令》,下令所有商业机构持有的黄金、美钞一律交政府兑换金圆券,围堵追查私人交易。形势严峻,上海地下党组织指示其领导的几家商贸机构将所持有的黄金美钞交合众公司统一保存,伺机转移香港。为此,将在香港从事银行业务的张锡荣临时调至上海,协助石志昂筹划此事。国民党暗探对此似有所闻,某晚报登出题为《注意金融巨头石景彦之流》耸人听闻的报道。从事地下工作危机四伏,生死存乎一线,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石志昂见情况危急,进出上海的车站码头搜查严密,便当机立断,于当天深夜将金条、美钞藏入轿车的肚底。第二天一早,带着家人,佯装去外地旅游,驱车走乡路直奔杭州,与先期到达的张锡荣、梁万程会合。在取道广州去香港时,广州车站检查严密,乘客逐人搜身。石志昂等早有准备,石志昂、张锡荣西装革履,后面紧跟挑着大皮箱的脚伕,俨然像有身份的阔佬;梁万程身材瘦小,假扮跑单帮的小商人,将金条捆绑在身上,手提破藤篮,藤篮里放了一只火油箱,箱上覆盖一层土特产,美钞就装在火油箱内,石、张二人外表张扬惹人瞩目,过检查口被拦时,石、张故意拒绝开箱检查,神情慌乱,诱使稽查官起疑,吸引视线。而梁抓住时机,提着破藤篮,悄然从石、张背后溜出关卡。到广州后,石志昂又买通一位洗衣铺老板,由他托人将黄金、美钞走私带进香港(当时进入香港关口旅客每人限带美钞1000元以下)。就这样,石志昂在张锡荣、梁万程的密切配合下,冲破重重封锁,连闯三关,将上海地下党商贸机构历年来苦心经营积累的资金,安全转移到香港。党组织利用这笔资金创办了香港合众贸易公司(仍由石志昂任经理)、宝生银行(中银集团的前身之一)等机构,并为进步民主人士提供活动费用。对发展党的经济事业和扩大爱国民主统一战线,迎接新中国的诞生,提供了一定的经济资助。

(作者系金融史学者)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