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康养> 【试管婴儿支付专题】辅助生殖,谁来买单?

【试管婴儿支付专题】辅助生殖,谁来买单?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6-16 08:05

编者按:

近年来,“辅助生殖纳入医保”的意见频频被提及,但至今尚未真正实现,较为高昂的费用将一部分不孕不育患者拒之门外。有专家建议,精准化制定生育配套支持政策,辅助生殖医学检查相关费用可按比例纳入医保范畴,以降低生育成本,减轻患者家庭负担。

□记者 朱艳霞

“尝试试管婴儿的整个过程挺‘遭罪’,而且一次要花费好几万元。”今年35岁的张玲(化名)经历了两次试管婴儿治疗都没成功,最终她决定放弃生孩子的打算。

1988年,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出生,此后试图依靠试管婴儿技术实现生育的家庭越来越多。

近年来,在出生率持续走低、老龄化趋势愈发严重的背景下,包括试管婴儿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成为缓解人口压力的手段之一。然而,高昂的费用让一部分不孕不育患者望而却步。

如何释放这部分“想生不能生”人群的生育力?谁来为辅助生殖技术缓解支付压力?

《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了解到,自三孩政策实施以来,多地密集发布生育支持政策,一些地方也在考虑将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多家保险公司也推出了试管婴儿相关商业保险产品,为有辅助生殖需求人群提供保险服务。

妊娠率较高

张玲和丈夫于2016年结婚,一直没有怀孕。随着年龄渐长,她开始尝试各种调理身体的药物,甚至寻得了一些“秘方”。

“那几年没少喝苦得倒胃口的药,但是肚子一直没动静。”后来,张玲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染色体异常,正常怀孕概率很小。带着对孩子的执念,2019年3月,她在医生的指导下开始了试管婴儿技术治疗。“打了半个月排卵针,每天肚子都在胀痛,然后各种检查,到后面取卵、做穿刺都挺疼。拆纱布的时候,又因为塞得太紧,直接给我夹出血了。”

张玲的经历是很多不孕不育患者的真实写照。2021年5月,《柳叶刀》发表的《中国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显示,2007至2020年,中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升至18%。据此粗略估算,我国不孕不育的患者人数在2020年就已超过5000万人。

为了这部分人群的生育需求,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辅助生殖治疗都已在临床实践多年,其中,试管婴儿技术被称为不孕不育家庭的“最后一道希望”。

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介绍,1978年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1988年中国大陆的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于北医三院。30多年来,特别是近10年来,我国的辅助生殖技术发展得非常快,目前能够提供的技术和服务都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特别是在服务上,种类多,安全性高,妊娠率在40%-50%之间。

需要关注的是,这种辅助生殖治疗技术费用较为昂贵,且以患者自费为主。

据海南慈铭博鳌国际医院生殖中心主任李宏图介绍,目前国内试管婴儿治疗主要通过患者全额自费方式进行支付。试管婴儿技术分为三代:一代主要针对排卵障碍及配子运输障碍等女性因素,费用大约3万-5万元;二代主要针对严重少、弱、畸精等男性问题,费用大约4万-6万元;三代主要针对染色体问题或者遗传性疾病,费用大约10万元。

硕士毕业后,田小溪一心扑在工作上,升职、加薪、攒钱买房,却错过了“最佳生育期”。检查后发现,她的输卵管一侧堵塞,医生建议用试管婴儿治疗。“我当时只想试一次,不成功就算了,可能和孩子无缘。”

非常幸运,她一次就成功了。“私立医院不需要排队,所以我选了一家私立医院,一共花了5万多元,比公立医院贵1万多元。”2021年6月,田小溪顺利诞下女儿欣欣。

支付能力有待提升

“从临床端来看,辅助生殖技术需求量很大,咨询的人很多。”李宏图称,很多患者需要反复多次治疗,这对于很多低收入家庭来说负担很大。

由于染色体异常,张玲选择的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连续做了两次,都失败了,全是自费。”她说,现在家庭开销全靠丈夫一个人的收入,在精神压力之外,两人也感觉到经济压力。两人商量后,决定放弃,没再继续就医。

针对当前我国辅助生殖技术需求日益增长、辅助生殖技术项目个人负担费用较高的实际情况,将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基本医保的呼声很大。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建议将不孕不育诊疗纳入医保范围。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殖医院副院长孙燕提出,不孕不育疾病常见多发,辅助生殖技术需求日益增长,此类项目未被纳入基本医保。建议将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畴。

记者注意到,一些地方也在考虑将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5月5日,浙江省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支持“浙有善育”促进优生优育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扩大生育保险支付范围。制定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等治疗不孕不育的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服务价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适时将其纳入生育保险支付范围。

5月16日,湖北省咸宁市发布《咸宁市落实三孩生育政策十二条配套措施》,其中一条是,规范开展不孕不育诊治。对女方年满35周岁、确需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生育的家庭,在市内具有辅助生殖资质医疗机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费用,按照每户累计不超过1万元的标准予以报销,所需经费列入各县(市、区)财政预算。

“如果能进医保,我愿意再试试。”张玲说。

中国医师协会健康管理保险分会名誉主任委员、慈铭体检集团·博鳌国际医院党委书记胡波表示,将辅助生殖相关技术医疗费用纳入医保能够有效缓解需通过技术手段备孕家庭的经济压力,提高不孕不育患者的就医意愿,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人口出生率提高。同时让更多人享受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发展和与国际接轨的红利,共同支持三孩政策落地。

不过,一旦将这项费用纳入医保,也会对医保基金形成一定挤压。河南医保局曾就此回应称,当前河南没有能力将医保支付范围扩大到辅助生殖,还只着重满足基本医疗需求。河南的医保基金只是“略有盈余”。

此外,北京市医保局、安徽省医保局也表示,暂缓执行辅助生殖技术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工作。

胡波认为,长远来看,将辅助生殖技术费用纳入医保是大势所趋。“医保加上相关商业保险联动发展,能更好推动生殖健康产业发展。但是,何时能够落地,在哪些区域落地,医保能够报销的比例等,都需要试点和进一步探讨。”

商业保险有望成为补充

事实上,在基本医保之前,辅助生殖商业保险已经进行了一些尝试。

平安产险江苏分公司医疗健康业务部总监陈辰认为,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及相关政策的推动,让更多保险主体关注该领域,积极探索并开发多元化的适用于辅助生殖人群的保障产品及服务。

“产品类型主要包含手术意外保障、并发症保障以及特定条件下辅助生殖失败的经济补偿等。”陈辰表示,从支付角度来说,商业保险目前发挥的主要是风险保障功能,保障患者在辅助生殖未成功的情况下获得医疗费用的经济补偿,从而降低患者心理负担和经济压力。

据了解,2016年12月,泰康在线发布全国首款试管婴儿保险,专为生育障碍患者以及非婚生育人群设计。投保后,一年内完成3次及以上的胚胎移植,均没有显示临床妊娠阳性,可报销其保险期间内的治疗费用,获得最高20万元的保险理赔。

平安产险也推出了试管婴儿保险产品,与定点医院合作,协力为患者解决生育难题。该产品购买年龄的上限是女方40周岁,包含患者两年内在该中心完成一次促排、三次移植的费用,做试管婴儿三次不成功便可以获得保险赔付。

但是,辅助生殖领域对于商业保险来说属于较新的风险领域,保险公司仍在探索,在实际落地中还没能充分发挥其保障作用。

“当前的市场规模在千万元左右,未来商业保险需要提升产品设计能力,提供覆盖面更广泛的保险产品,发展空间很大。”泰康在线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泰康在线在既往类型的辅助生殖保险产品基础上,向辅助生殖的治疗上游、下游进一步延伸,将于近期推出全人群、全场景的全保障系列产品,并且针对相当一部分辅助生殖人群是异地就医的情况,专门推出了包含住宿、交通责任的产品。

陈辰称,商业保险也应紧跟国家的脚步,开发多元化产品,持续发挥补充保障功能,通过各方努力,共同为满足不孕不育家庭需求努力。


相关链接:

辅助生殖的商保空间

辅助生殖技术支付政策梳理

记者观察:期待辅助生殖降价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