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史> 【红色金融】交通银行职工抗战轶事(四)

【红色金融】交通银行职工抗战轶事(四)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5-13 08:16

□毛志辉

“读书会”与“互助储蓄会”积淀红色能量

已经担任总管理处稽核处整旧课课长的杨修范,党内身份是在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组负责职业青年工作,随后又转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南方局经济组负责经济情报工作。他根据党的指示,以“联谊会”为依托,在交通银行总管理处联系了一些思想进步的职工,通过秘密、分散的方式组织了“读书会”和“互助储蓄会”等活动。

1941年,杨修范搬到重庆化龙桥交通银行宿舍后,经常在晚间和假日组织“读书会”,参加活动的有事务处的陆玉贻,稽核处的吴隆治、吴志时、谢光弼、华春、张宗祜、王正安,人事处的吴志本,以及杨修范的爱人王纯等,地点一般在杨修范家里,或在谢光弼、吴志时、华春三人合住的行员宿舍内。“读书会”除了座谈时事形势、交流相关情况外,还会开展理论学习,曾学习过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等作品。杨修范还曾带领“读书会”的骨干访问过八路军办事处和郭沫若。当时,交通银行新招收了一批青年职工,在杨修范等人的影响下,唐梅林、潘志昌、黄西雄等人都发展成为新的进步力量,唐梅林后来成为党的外围骨干分子,在“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读书会”读本之一:艾思奇《大众哲学》。

“互助储蓄会”是杨修范、陆玉贻和行外的沙千里、何惧、徐赓敖五人串联发起的不公开的群众组织,主要吸收工商界、银行界进步人士入会,开展互助互利活动,总人数约三四十人。交通银行曾在香港参加“业联”的积极分子如张宗祜、吴志本,以及“读书会”的成员,都参加了“互助储蓄会”。“互助储蓄会”会员每月根据自身经济情况交存一笔储金,供集中使用。该会每周日上午聚会座谈时事,有时也会请学者、名流如沈钧儒、黄炎培、邓初民、王若飞、章汉夫、乔冠华等来演讲,此外,还组织成员参加社会上的其他进步活动。

杨修范是交通银行总管理处的资深行员,对稽核处和发行部这两个核心部门的相关情况较为熟悉。他除了动员行内进步分子积极组织和参与“联谊会”的活动,做好群众中的宣传工作,还注意搜集交通银行发行钞票和准备金的数量、官僚资本企业和迁川的私营企业活动情况、通过交通银行人事变动了解四大家族派系之间的矛盾、了解四联总处增发钞票的秘密,以及国统区经济、金融的相关重要信息,通过许涤新提供给党组织参考。杨修范十分善于与总管理处同人处理好关系,在交通银行宿舍内动员进步青年订阅《新华日报》和《群众周刊》,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扩大了党的统一战线,加深了交通银行职工对共产党及其政策的认识和了解,逐步消除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误解和偏见,从而一步一步向党靠拢。

上海市银钱业业余联谊会登记表。

此外,杨修范还注意联系交通银行外的银行界进步人士,如联系了中央银行寿进文、袁君实,中国农民银行陈慕安、华丁夷,中国银行耿一民,川康银行赵景深,四联总处欧阳执无,中央信托局顾濂溪等人。抗战后期,杨修范还将这些进步人士介绍给许涤新,请他们向党组织提供了许多重要的经济情报,并参加了“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在国统区的职工运动中贡献了力量。

当然,杨修范、张宗祜等人在交通银行开展的地下活动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也曾受到特务的注意和恐吓。1941年4-5月间,国民党机关曾发给交通银行一件机密公函,要求交通银行成立防奸小组,监视行内有无中共地下党员活动。该函为交通银行事务处陆玉贻收拆,他将函件交给杨修范和谢光弼,而杨、谢恰恰都是进步人士,他们将函上交交通银行高层后,杨修范紧急与许涤新面商,许叮嘱他注意事态进展。所幸此后交通银行人事部门并未加以研究,只是责成朱通九去处理,最后不了了之。1942年3月间,张宗祜请乔冠华到宿舍讲解国际形势,被特务跟踪。特务到交通银行恐吓陆玉贻,称交通银行有秘密金融小组在宿舍开会,并拿出特务组织“通讯网”登记表,交陆登记。陆置之不理,后来送给特务一段呢料,才将此事“糊弄”过去。此外,还曾有人向交通银行当局反映杨修范、张宗祜、谢光弼三人的活动情况,称他们为“危险分子”,恰好人事室襄理吴志本也是进步人士,辩解说杨修范只是主张坚决抗日,对现状有些不满而已。经过了一系列波折后,杨修范等人也更加注意掩护自己,跟交通银行总经理赵棣华的亲信们打成一片,使当局无法辨别和判断他们的身份,由此得以隐蔽下来,继续坚持为党从事地下活动。

交通银行的不少上层人员和普通职工都参加或支持了“银联”。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同仇敌忾、艰苦卓绝的卫国战争,是争取民族解放、中华复兴的伟大战争。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交通银行的进步职工活动一直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有条不紊地开展。党组织从思想启蒙、意识唤起、价值实现、组织建设等方面全方位地对职工进步活动进行教育启蒙和引导,把广泛发动职工群众与争取中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紧密结合,在争取到中上层人士的支持的同时,也掩护了下层职工群众的合法斗争,从而有力推动了交通银行全行的抗日爱国运动,为抗战事业作出了一定贡献。在中共地下党员的带动和影响下,随着进步活动的深入开展,交通银行总管理处内涌现了一批具有共产主义思想倾向的积极分子,他们在抗战胜利后交通银行的职工进步活动中进一步发挥了积极作用。

(完)

(作者单位:交通银行总行)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