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海外> 【点石成金】美联储双管齐下的政策将加剧衰退风险

【点石成金】美联储双管齐下的政策将加剧衰退风险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5-12 09:39

□美国点石金融科技团队 吴杨昊坤 Raylen Tian/编译

美国宏观数据趋势

进入4月,美国经济受到了令人震惊的高通胀、美联储货币政策日益强硬、金融市场动荡和GDP意外负增长等多项负面因素冲击。

2022年3月,美国的通胀率为8.5%,较2月的7.9%上升0.6个百分点,这也是1981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前市场预测3月通胀率为8.4%。由于俄罗斯-乌克兰冲突推高原油价格,汽油价格上涨48%。此外,食品价格上涨8.8%,为1981年5月以来的最高涨幅;住房通胀上涨5%;新车价格上涨12.5%。剔除波动较大的能源和食品类别,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6.5%,为40年来最高,但略低于预期的6.6%。

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相对强势。2022年3月新增了43.1万个工作岗位,低于市场预测的49万个,但仍表明劳动力市场趋紧。休闲和酒店业、专业和商业服务的就业机会在继续增加。同时3月劳动力参与率微升至62.4%,为2020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王梓/制图

美国经济展望和财政政策

美国GDP在2021年第四季度增长1.6%之后,2022年第一季度则环比下降0.35%,远低于市场预测的增长1.1%,是自2020年春季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和由此导致的停工停产推动美国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尽管这次衰退持续时间较为短暂。此次经济负增长由两个因素导致——创纪录的贸易逆差和企业库存下降。

近期随着美元快速升值,2022年第一季度出口环比下降5.9%,而进口则飙升17.7%,导致贸易逆差创下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3.2%。在去年的假日购物季,企业为了避免供应链中断而建立了异常庞大的库存,但企业明显高估了消费者的需求,目前仍有大量商品未售出,这导致库存下降相当于GDP的0.2%。同时随着应对新冠病毒相关的财政投入逐渐减少,政府支出下降了0.6%。

积极的方面是,扣除通胀因素后,消费者支出以2.7%的健康速度增长,这是3个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商业投资增长了7.3%,是一年来的最大增幅。排除出口和库存外,另一种分析经济表现的方法是关注美国的终端销售额,该数据以每年2.6%的速度稳健增长,与2021年下半年相比大幅增长。由于商业投资增长,企业支出也有所增长,是一年来的最大增幅。

展望未来,经济增长的领先指标走向喜忧参半。标准普尔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Manufacturing PMI)上升至59.7%,而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Service PMI)下降至54.7%,两者均仍高于50的荣枯线。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的GDPNow模型(美国一个广受关注的实时经济预测)预测2022年第二季度实际GDP将环比增长0.5%。然而,4月份密歇根大学调查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在近40年来最高水平的通胀和利率上升的推动下仍然非常悲观。明年的平均通胀预期保持在5.4%,是自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财政政策方面,美国参议院最终通过了2022年1.5万亿美元的支出法案。4月无其他大动作。

货币政策

对于美国经济而言,通胀仍然是家庭、企业、拜登政府和美联储面临的最大挑战。对于家庭而言,尽管工资水平同比增长5%,但家庭的实际购买力因为高达8.5%的通胀而萎缩。对于公司而言,由于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跃升至11.2%,与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倒挂,企业利润受到挤压,盈利也在下降。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创纪录的高通胀成为选民的头号担忧,这对需要应对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的拜登总统而言无疑是个坏消息。而对于美联储而言,这意味着央行已经失去了对通胀的控制。

新冠病毒和俄乌冲突严重扰乱了全球供应链,造成了商品短缺,但美国通胀处于近40年来最高水平的其他主要驱动因素是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失误。在财政政策方面,拜登政府在2021年推出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为已经过热的美国经济火上浇油,并将应对新冠病毒的总财政投入金额提高到美国GDP的25%左右。在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的职责是维持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其本应在2021年年中开始退出货币刺激政策。但在通胀加速和公开招聘职位总数达到总失业人口的1.6倍的情况下,美联储仍然维持接近零的利率水平并且持续量化宽松。美联储未能及时转换货币政策和对抗通胀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确实,经济波动加剧且难以预测,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另一个因素可能是由于2008-2009年经济衰退后缓慢复苏和低通胀的长期记忆或思维惯性,使得美联储在收紧货币政策的时机上过于谨慎。最后,美联储在2020年宣布把货币政策的通胀目标策略从2%到一段时期内移动平均线为2%,这一变化可能也推迟了及时的货币紧缩。

随着3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达到8.5%,美联储想予以干预为时已晚,外界认为美联储对飙升的物价已失去控制。

在过去的20年里,美联储基本上是参考泰勒规则来设定理论利率,该规则根据通货膨胀和经济疲软的量化值(如产出缺口或失业缺口)来规定联邦基金利率。考虑当前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泰勒规则预测理论上的联邦基金利率应在6%-7.2%之间,但如此高的利率无疑会导致美国陷入深度衰退。因此美联储正试图避免这种情况,可能不得不在达到6%-7%之前提早停止加息。目前期货市场预测,到2023年7月,政策利率有60%以上的机会达到2.5%-3.0%。

另一个主要的货币政策举措是量化紧缩。2017年,美联储开始被动收缩资产负债表(即允许债券到期同时不将收益进行再投资,若在公开市场上积极出售则属于主动缩表)。其开始时非常谨慎,只允许每月缩减100亿美元购债,并在12个月内逐渐增加到500亿美元。但这一次的情况大不相同。与今天8.5%的通胀水平相比,2017年的通胀率低于2%。高通胀压力促使一些美联储官员表示,这一轮量化紧缩可能会在6月开始,每月有950亿美元的证券到期,包括600亿美元的国债以及35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这几乎是上次缩减的最大上限的两倍,意味着当前量化紧缩的节奏和规模与2017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按照当前的缩减购债速度,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可能在2022年下半年缩水6000亿美元,到2023年和2024年将每年缩水1万亿美元。

在2017年的量化紧缩中,美联储从未主动向公开市场出售证券。但这次不同的是,随着抵押贷款利率的上升,借款人再融资新贷款的可能性较小,因此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到期速度减慢。这意味着美联储仅通过停止到期再购入操作可能无法将其抵押贷款持有量减少350亿美元。因此,潜在的主动出售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前景令债券市场动荡不安,当前抵押贷款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已被推升至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回顾过去两年的历史,美联储犯了战略性的错误,失去了对通胀的控制,因此其在未来两年内面临着,在努力避免深度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必须迅速对抗通胀的巨大挑战。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