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绿金> 破解光伏融资难

破解光伏融资难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2-05-12 09:04

□记者 王方琪

光伏产业发展的前期需要投入一定的资金,因此资金的来源和用途对光伏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要。除财政拨款外,银行业也为光伏产业提供了贷款,起到了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重要作用。

王梓/制图

光伏产业未来

从行业看,电力行业碳排放占比达到41%,因此加速调整能源结构迫在眉睫。有专家认为,实现“双碳”目标的多种可行方案中,“加速可再生能源转型”是最有效的路径之一。如果中国持续提升公路运输、建筑和工业领域的直接电气化程度,且通过普及零碳电力(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发电)供应,构建规模更大、更清洁化的电力系统,那么,电力行业的碳排放量最快可于2024年达峰,此后将迅速下降。

根据国家能源局目前的测算情况,“十四五”新增光伏发电装机规模需求将远高于“十三五”。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也预计,中国年均光伏新增装机规模将在70GW到90GW之间,是当前年均新增装机量的两倍有余。

此外,用户光伏空间正在打开。华创证券预测,今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量将会在35GW左右,用户光伏潜在空间巨大,价值尚未被完全开发。按10%的渗透率和3.5元/W的单瓦价值计算,市场空间或超1.4万亿元。

虽然光伏产业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但在发展过程中,这一产业也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

光伏资金之痛

内部资金是光伏企业重要的金融支持方式。内部资金主要来源于企业的留存收益。相比于其他的金融支持方式,内部资金具有成本低以及不会向外界传递不利信息等优势。但是,企业内部资金规模一般不足以支撑光伏企业的发展,所以应该注重利用内部资金吸引更多的外部资金投入企业内部。但是,光伏企业内部资金普遍缺乏吸引外部资金的能力。

“我国光伏产业近几年发展迅速,很多光伏企业都处初创期。而处于初创期的光伏企业对资金的现代化管理普遍都缺乏经验和专业知识,因此无论是从企业管理意识上还是技术上都无法做到利用内部资金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产业内。”一位从事光伏产业的人士表示。

这位人士表示,政府扶持不到位是制约光伏资金到位的又一因素。政府补贴是我国光伏产业在初期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方式之一。在光伏产业发展之初,政府补贴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随着光伏产业的不断发展,政府补贴没有对产业的发展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光伏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三个不同的阶段。下游的产业,也就是光伏的应用阶段所需的资金较多,同时投资周期也较长,因此需要更多的政府补贴。但是为了获得更快的资金回笼,一些地方政府往往补贴在投资回收期短、技术水平落后的上中游产业。

同时,一些光伏企业获得政府补贴后,自身发展动力不足,导致补贴资金的配置效率低。

银行贷款是光伏产业主要的资金提供方式之一。由于一些光伏发电的电站都出现了不同方面的问题,一些银行对光伏产业的企业放贷标准有所提高。对于一些发展较好的光伏企业,银行可能保持信任,给予贷款政策。但是,对于初创的光伏企业,银行可能会保持谨慎。根据产业生命周期理论,处在不同时期的光伏产业需要不同的资金投入,而初创期对于资金的需求量比较大。银行对于光伏企业合规要件要求多,手续审批时间长,无法匹配光伏系统资金的需求。

从2000年开始,我国的光伏产业发展迅猛,那段时间,光伏企业从银行获得了较多的贷款。但是,后来我国的光伏产业发展受阻,许多企业无法归还之前的贷款,有些企业甚至倒闭破产。这种情况光伏行业的信誉受损,银行贷款更加审慎。

银行信贷支持

一方面为了响应国家节能减排政策,一方面看好光伏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许多商业银行积极创新,破解光伏产业“融资难”问题。

成立于2019年的北京福锐达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福锐达”)是一家民营新能源企业,主要业务是为北京某企业持续提供光伏清洁能源,合同期25年。北京福锐达承担光伏电站的建设及资金,收取使用企业的电力使用费。

“因为建设资金前期投入较大,而当期回收的电费有限,回收期较长(一般在5-8年),所以承担很大的资金运行压力。”北京福锐达法定代表人杨震表示,公司主要的融资途径有融资租赁、银行贷款和民间拆借。

在银行贷款方面,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担保物非常看重,基本只认住宅抵押一种形式,对于贷款人的贷款总量也有所控制。“所以对于我们这种项目多、资金需求集合总量较大的企业,银行支持一直很少。”杨震表示。

不久前,北京福锐达获得了北京银行提供的217万元信贷资金,定向用于某企业0.7084MW分布式光伏项目。该项目采取了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模式,根据测算,项目完成后平均每年上网电量69.2万KW/h。

北京银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次贷款,北京银行创新提出分布式光伏项目贷款特色担保模式。“我们了解项目信息后,通过深入尽调了解到,分布式光伏项目具有总投小、工期短、分布散等特点,并为这家企业量身定制了专属方案。”针对小型分布式光伏项目面临的融资痛点,北京银行提出采用设备动产抵押以及电费收费权质押的特色担保方式,打破传统担保模式,探索了更加高效、更具特色和市场化的金融支持工具。

“北京银行在这次贷款中提出,将运用于大企业的项目贷款模式运用在小微企业上,用项目本身的资产作为抵押物,用合同收费权作为还款保障,在5-8年的贷款期限内对回收的电费实施监管,切实给我们提供了很大帮助,也保障了银行贷款资金的安全。”杨震表示。

北京银行方面则认为,这笔业务为解决分布式光伏领域“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提供了新思路,也为今后同类业务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是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的有益探索和创新实践。

兴业银行南京分行成功落地了首笔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业务,向如东县某公司发放项目贷款,专项用于如东县城及周边乡镇96MW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中信银行滁州分行通过非标准设备抵押的方式,为光伏企业批复了3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解决企业“融得到”的问题;通过流动资金贷款加上国内信用证的方式,为光伏企业投放了1.5亿元的流动资金贷款和国内信用证,实现了“融得便宜”“融得快”;通过项目贷款加铺底流动资金方式,为光伏企业上报获批了4.9亿元中长期项目贷款,实现了“融得长”“融得多”,用中长期低成本资金缓解企业固定资产投资之负。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