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史> 【红色金融】从红色历史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红色金融】从红色历史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保险可以救国,保险人需要坚守初心、职业自信(一)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1-11-19 09:22


编者按:

保险业中的红色基因和红色血脉,自一百多年前起,就已经深深蕴藏在近代上海的金融业发展历程中。无论是在觉醒年代、全民抗战时期,还是上海解放初期、改革开放年代,保险业都有着重要贡献,红色保险始终闪耀着独特的光芒。重温红色保险峥嵘岁月,其现实意义不只提醒我们有两百年的成长史、奋斗史的深厚积淀,至为关键的还在于保险文化蕴含了五千年来人们居安思危,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期冀。某种程度上,它已经成为人类集体下意识,融入我们的血脉中,穿越时空,凸显了风险治理的本质定位。国有难,召必至,扶危救困是保险业的使命担当,成为这一行业存在合理性的欣赏及评判,成为统一的恒久的保险信仰。

我们需要正本清源的是,现代保险业已成为应对风险挑战的制度安排,是社会治理不可或缺的重要政策工具,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环节,作为朝阳产业足以度量一国经济的发达程度。保险业本质上不是传销, 保险销售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职业,保险人不是暴发户,更不是“野蛮人”,保险服务要始终把人民摆在心中最高位,践行家国至上的情怀。

保险业具有光荣传统:从来不缺乏家国情怀与责任担当。

生逢积贫积弱、内忧外患频仍、人民苦难深重之乱世,保险人在觉醒年代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以国家民族利益为最高利益,爱国爱业,危难关头大义凛然,坚守底线。这种浩然正气,理应发扬光大。

曾少卿被赞誉为“二十世纪中国商界第一伟人”。

□林振荣

维护国家和民族尊严

其一,曾少卿抗美援侨,奋裾首倡,维护国家和民族尊严。

1905年,美国限制华工入境并虐待华工,激起上海、广州等地的反美爱国运动。道不远人,人无异国,创办了华兴水火、华成经保火险有限公司两家华资保险机构的董事长曾少卿,不惧美国强权,不计个人得失,“登高一呼,众山皆应之势”,以保险公司为基地,挂帅“抗美援侨”,并迅速波及全国,其毁家纾难、犒师救国的英雄壮举,可歌可泣。中国抵制美货运动持续了两月,美商的损失惨重,据《光绪三十一年中美工约风潮》载,美孚煤油全面滞销,美国面粉无人问津(广州积存美粉二千万包卖不出去),烟酒下架。据《巴里每日时报》报道,中国的美粉贸易面临瘫痪,石油贸易损失了近90%。当美国政府逼迫清政府镇压时,慑于坚船利炮淫威,清廷诏令各省停止一切反美鼓动。《晚上政治家》报道,上海官员已同意镇压,一场轰轰烈烈的城市民众运动短时间就偃旗息鼓了。

美商秋后算账,点名恐吓,伺机报复曾少卿,美驻华公使三次照会清廷,贿赂官府逼迫“将其革惩”,清廷“闭门私议,已定害公之策”,两次密令两江总督周馥缉拿,部分经销美货的华商也散布对曾不利流言,在死亡威胁面前,曾少卿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义无反顾,反对民族屈从,8月11日在《申报》发表了《留别天下同胞书》“死于美人,死于业美货者,皆仆正当死法,虽死犹生,死而无憾。所不能无耿耿者,仆死之后,我同胞既畏外人恫吓,又畏政府压制,团体因而解散,此后二万万方里任人分割,四万万同胞听人残贼,既无复成人格之一日,又无挽回国势之日,此则九泉有知,死有余恫”,读来感人肺腑,“我死之后,不可与死我者为难,抵制方法,仍以人人不用美货为宗旨,千万不可暴动,若贻各国不文明口实,则我死不瞑目”,“所愿少卿死后,千万曾少卿相继而起,挽回国势,争成人格,外人不敢轻视我,残贼我、牛马我,有与列强并峙大地之一日,则仆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不数日,传遍天下,遂成了人们抵制美货坚持到底的宣言书,多地爱国人士,纷纷回电,“曾公欲牺牲一身以救同胞,设有不测,我辈誓继公志,不死不休”。曾公《留别书》“字字从侠肠流出,笔笔由热血写成”,其拳拳爱国心和凛然正气,惊天地,泣鬼神。时人甚至评价说“读诸葛亮《出师表》而不动心者,其人必不忠;读李密《陈情表》而不动心者,其人必不孝;读曾少卿《留别书》而不动心者,其人必不义”。书法家伊熙绩赞誉曾少卿为“二十世纪中国商界第一伟人”,王文典有诗赞曰:“艰不避亦死不避,振臂独成团体约”。也许,这是对曾少卿一生功业最精确的评价。

1908年5月,曾少卿病逝,享年未满60岁。上海各界人士两次举行追悼会。挽联是专用祭祀,哀悼逝者,启迪后人的应景创作,有多副挽联高度赞誉了曾公的一生,堪为彰显民意之“盖棺论定”。一些悼念曾少卿的挽联成为流传后世的名联,常为今天楹联界文人们论及。有一副挽联直截了当“拼此头颅,尺书惊破美人胆;谁无血气,高唱叫醒中国魂”。巩汉的挽联为“抗美国苛条,气慑强邻,他年青史流芳,岂止声名驰內外;成冯公素愿,情殷同志,此际黃泉握手,居然辉映曜初终。”许少农的挽联“巨商而担巨艰,方其外交棘手,志士拊膺,拒约震环球,一时振臂高呼,到处同心争响应;伟人自成伟业,非比世俗随声,市井弋誉,大名垂宇宙,此日盖棺定论,应知含笑到泉台。”林癸汀所撰挽联:“嗣复圣前徽,半生来推解济时艰,每补同胞于不逮,岂惟是义倡拒约,流遍口碑,妇孺且知名,遗爱仁慈钦内外;恨重洋远隔,数万里馨香聊代哭,深忧后劲之难追,更何期天促老成,顿辞身世,江山同吊唁,悲歌慷慨尽东南”,真实表达了海外华侨对曾少卿带头拒约,替孤悬海外游子请命壮举的敬重情愫。正是曾少卿对华侨同胞的无私付出,所以当他猝逝讯息传来,南洋华侨如丧考妣,他们感怀曾公的义薄云天。

华商保险业争做民族脊梁

位卑未敢忘忧国,华商保险业争做民族脊梁,以其特有的方式担当起了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尽管保险同行之间也有疏离、冲突的一面,但保险先贤们在同仇敌忾前提下谋求华商同业的联合,履行行业的社会责任。他们力倡向华商公司投保,向民众宣讲投买华商保险即是“爱国”,保身保家其实也是在“尽国民之责”。强调爱公司向爱国的纵向提升,充分表达对国家强大、民族振兴的真诚向往。

“上海华兴水火保险有限公司”与“华成火险公司”广告月份牌。

1907年,上海华兴、华安、华通、华成经保、源安、源盛、华侨合众、万丰、福安等9家保险公司联合组成了华商火险公会。为了保障自身利益和争取发展的有利条件,与洋商进行了争利维权的斗争。进入20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保险业的发展,民族保险界的维权兴国意识更是不断增强。由于华商保险公司规模较小,“限于资本,每遇巨额保险,难以接受”,致使大宗生意常常落入外商之手。因此,周作民与丁雪农就力倡“只可与外人争,不可自争”,呼吁加强华商同业的合作,通过合作壮大力量。

1931年5月1日,通易公司保险部与华安水火、华兴水火、宁绍水火、中央信托局保险部、肇泰水火、安平水火、大华水火、丰盛水火等9家保险机构组成分保集团,“遇有大宗生意,均可随时分保,全体同业,联络一气,以厚保障而固信用”。

1914年,作为华商保险业的一面旗帜,上海华安合群保寿公司决定购买国内公债。华安公司在《申报》上的广告这样表白:“不但因债票之稳妥及利益之丰厚,又因政府深得人民之信用,其改良政治、整理财政,意在自立,而脱离外债羁绊之意旨,实可昭示于人民。凡国内称为金融机关者,均应亟起购买,以尽天职,亦可为实行爱国心表示之一端”,在全社会起到带头示范作用。

《华安合群保寿公司卧薪尝胆广告宣传册》。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兴起的赎路运动、对日经济绝交等对外冲突中,华商保险界更是身先士卒。

(作者系金融史学者)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