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视频要闻> 听见梦想!在这个东乡族女孩的歌声里

听见梦想!在这个东乡族女孩的歌声里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时间:2021-10-09 14:35

可能是因为身处财经类媒体的原因,每天看的、写的大多是与钱有关的新闻,所以在过去的扶贫采访中,我一直觉得扶贫的重点应该是产业扶贫,既然贫穷了,就要想办法致富,而发展产业是致富最有效的途径,其他领域的扶贫虽然也很重要,但总不及直接增加收入能够解决问题。

直到我在这次采访中遇到了马晓艳。

马晓艳是甘肃省和政县梁家寺东乡族学校一名九年级的学生,今年16岁。在采访中,无论我问什么问题,她都会先腼腆地笑笑,然后再回答,即使是在回忆小学毕业后辍学的事情。

马晓艳的父母在外打工,她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这让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辍学的原因肯定与贫穷有关。

“是因为经济条件的原因吗?”我努力在大脑中搜索着措辞,生怕用“穷”会伤害小姑娘的自尊心。

“不是,上小学和初中都不要学费。”她依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爷爷说让我在家学会做饭,做家务,到了20多岁好嫁人。”

马晓艳跟爷爷争取过,爸爸和两个姑姑也帮忙争取过,但都无济于事。爷爷是一家的权威,脾气很大,发起火来大家都怕,最后爸爸对她说:“那就听爷爷的吧”。

在这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当地教育局领导、学校老师不断地到马晓艳家做她爷爷的工作,最后不得不“连蒙带骗”地才让爷爷同意马晓艳回到学校。

从七年级直接“跳级”到九年级,让她现在学习起来有点吃力,特别是理科。尽管如此,每天放学后马晓艳要先做家务、做晚饭,差不多晚上8点以后才能开始写作业。

我以为这或许是重男轻女的原因,可马晓艳告诉我,有时她催促两个不太爱学习的弟弟快点写作业,还会被奶奶反驳说:“写什么写。”

后来,我了解到马晓艳所在的和政县人均受教育年限仅为7.22年。也就是说,马晓艳应该不是个例。

不敢想象,在2019年居然真的还有“读书无用论”。那一刻,我意识到原来“贫困”不仅仅是经济贫困,也有精神和心灵上的贫困。假如马晓艳遵照了她爷爷的安排,那么她应该会在20岁左右结婚生子,然后出去打工,把孩子留给自己的父母,制造出新一代留守儿童,形成新一轮贫困的代际传递。

教育扶贫的任务正是要改变落后的思想观念。表面上看,教育扶贫是在捐书、捐教室、捐操场、捐电脑。实际上,教育扶贫更是在给那些和马晓艳一样的孩子们创造希望,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有些同龄人的学业可以一路继续读到硕士、博士,而不是在刚刚学会二元一次方程时就戛然而止;让他们知道生活有很多种可能,即使打工也可以做技术工人,而不是像父辈一样靠苦力、拼体力。

现在,马晓艳每周都会找时间跟学校的音乐老师学习声乐,她最大的愿望是能通过艺术加分考进临夏回民中学,这是当地最好的高中之一,爷爷已经答应只要她能考上就可以去读。

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

视频监制 高嵩

视频拍摄/制作 刘攀

记者 张爽

实习编辑 邵梦婷

校对 方君敏


相关链接: 中国银保监会